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69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柱斑】未命名

 


 
 
  千手柱間與宇智波斑是一對戀人,就像是姻緣天注定般的打從娘胎起就注定要讓這兩人有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邂逅,不過在此篇故事裡先將兩人如何相識如何一路艱辛地走過來又歷經了幾次分分合合,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的詳細過程,暫時先撇到一邊不談。
 
  先來談談千手柱間吧,他獨自一人到東京的學校就讀,在家鄉順利從大學畢業後,考上東京的T大土木研究所成為研究生,由於在老家的父親本行就是做這行,柱間也對這行業頗感興趣,打算研究所讀完就繼承家業這也順了他老爹的意。而原想替家裡省些開銷去T大附設的學生宿舍的千手柱間,雖然賭運極差但人品神等級的正好順利抽中學校附近唯一的一間同以校內宿舍價格出租的一間套房。
 
  非抽籤選中的學生想租這地段的套房,房租是以外面市場行情的價格,租得起的大概就只有富家子弟了。
 
 
 
  好的,讓我們回到現在。
 
 
 
**
 
 
  千手扉間很頭疼。
 
  為什麼?
 
 
 
  原本奉父親之命,大老遠地從家鄉坐新幹線到東京,要將母親親手做的拿蘑菇雜飯拿給為了課業久未返鄉的長子,順道也有口信要帶給自家兄長,像是年幼弟弟們對哥哥的思念,希望能排除萬難偶爾回家一次之類。
 
  不過扉間從一開始就不抱持著兄長會待在租屋處,畢竟論文繳交期限步步逼近,一天至少有十二小時都待在T大的圖書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而身為好兄長的柱間也清楚有時候扉間會突然上東京來找自己,不外乎是父母或是另外兩個弟弟的請託,柱間也不好意思在自己不在無法應門時,讓扉間獨自站在門外任由風吹雨打直至自己從學校返回,於是另外打了一把備份鑰匙交給自家弟弟。
 
  扉間也樂得接受兄長的好意,要知道柱間在家時間不固定外加他的手機整天調無聲模式根本裝飾用(為此扉間已經提出了數次請兄長將手機至少調為震動模式的建議),整天都不回租屋處就待在研究室裡過夜也是有過,要是真這麼倒楣當天兄長不回來,除了在門口從白天站到夜晚此舉會被鄰居懷疑是不良分子之外隔天肯定會感冒。
 
  所以這次也猜測柱間應該是外出中,即使人待在家,自己逕自開了門進去,相信兄長也不會有任何意見,畢竟給了自己鑰匙就是要拿來用的。
 
 
 
  好啦,轉開門把的那一刻,千手扉間頭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人品是如此的爛到一個極致!
 
  ……頭好疼。
 
  誰來告訴他眼前的黑長直壓著一名黑長炸在地板上卿卿我我,吻得難分難捨,而那位在上方的黑長直正是他媽的千手家長子,他的兄長千手柱間?
 
  「斑……」
 
  「……噓。」
 
  好樣的,那底下的黑長炸還分明不想結束,又不曉得第幾度(猜測在自己尚未開門前已經親了不少次)主動用唇堵上了兄長的嘴……
 
  ……我幹嘛實況?
 
  對於外人的到來早就有所察覺的宇智波斑在與戀人親熱的途中,朝著在門口進退兩難的扉間投去一個明顯挑釁意味十足的眼神,反倒是千手柱間沉浸在美人熱情主動的親吻中對於自家弟弟的到來毫無反應。
 
  「大哥。」
 
  直到扉間硬著頭皮,咬牙切齒地從嘴裡喊了聲大哥,柱間才有所反應地回過頭來,望向聲音來源。只見手裡提著一袋東西臉色鐵青杵在玄關口的自家弟弟。
 
  「啊哈哈哈,抱歉啊扉間,我沒注意到你來了呢。」
 
  「……」
 
  「對了對了,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財金研究所的宇智波斑,也是我的室友兼戀人喲!」
 
  「……」大哥你要介紹你那和你有什麼什麼該死的關係的傢伙以前能不能先從他身上起來再好好介紹?不!大哥!我的眼睛!就算你弟弟我不是什麼外人但有必要這樣傷害我的眼睛盡毀我的三觀嗎!還親!你的手摸哪啊大哥!
 
  即使扉間在內心歇斯底里一連串的吶喊,但在他人眼裡看來他僅僅是微微蹙起了眉,不發一語。
 
  「還有啊,我和斑預計等拿到博士學位後就結婚。」一想到未來的美好規劃就止不住笑意地呵呵笑了起來,柱間滿臉幸福的蠢樣使得在一旁重新坐起身子整理衣襟的斑忍不住暗暗輕唸了句笨蛋。
 
 聞言,白毛青年不只頭更疼了,隱約覺得胃也開始疼了起來,眉頭更是緊皺到可以夾死一隻蒼蠅的程度。
 
  「……大哥,你應該知道日本還尚未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才是,況且,父親那邊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扉間很清楚身為千手家長子的柱間壓力比起自己和底下兩個弟弟還要來的重,除了繼承家裡的事業,還有就是父母希望柱間能盡早成家,早點生個長孫來讓他們抱抱,替千手家延續香火。
 
  斑與柱間相互對看了眼,似乎很意外扉間在言語中沒有表示自己任何的反對意見。
  
  要不是礙於現實層面上的考量,扉間其實也不想狠心戳破兄長的粉色泡泡,反倒是很高興兄長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就算對方是位男性,也絲毫不影響自己長久以來對兄長的看法──人雖天真卻對每件事都十分盡心盡力的好哥哥。
 
  「……我們打算去加拿大公證結婚。」在一片寂靜中過了好一會兒,斑平靜地吐出了這麼一句。「至於你們父親那邊,會有辦法的。」
 
  「是嗎。」既然當事人都不緊張了,身為旁人的自己也不好再說下去。扉間將母親手作的蘑菇雜飯放到旁邊櫃子上,對著柱間交代了幾句從家人那要求自己轉達的口信,任務完成後不等柱間開口,旋過身把門帶上就踏上回家的路途。
 
  開玩笑!誰要當個大電燈泡待在那兒看一對熱戀情侶放閃啊,威力強大到搞不好連電燈泡都會被閃碎了。
 
 
 
**
 
 
 
  事情就這麼落幕了嗎?怎麼可能。
 
  自從發現被寄予厚望的長子,自己的兄長有了伴侶後,扉間就再也沒有北上到東京去了,他可不想三不五時一開門就又撞見兩人的恩愛場景,於是柱間特地打的備用鑰匙也就長眠於扉間房裡的抽屜深處。家人的口信也就用手機發短信告知,母親的蘑菇雜飯……還有前些日子柱間難得打電話過來說「下次也帶些家鄉的豆皮壽司吧,我跟斑推薦的,他想嚐嚐看。」對,除了柱間愛吃的蘑菇雜飯以及斑愛吃的豆皮壽司(扉間暗地去買好)通通以宅配方式送到那兩人手裡。
 
  當然柱間有一位同性伴侶的這件事,以及那位宇智波斑是全日本數一數二的宇智波企業的人一事(他並不曉得柱間是否清楚此事),扉間並沒有一五一十地向家裡的雙親報備,他決定裝做什麼也不知道。
 
  直到──
 
 
  扉間從外頭打工結束回到家,一看見玄關處除了家裡包含自己一共五人的鞋以外還有兩雙鞋,其中一雙他認得出來是久未返家的兄長的運動鞋,而另一雙一看就知道外國品牌的高級皮鞋,看到那皮鞋,扉間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默默地深呼吸了口氣,扉間躡手躡腳地朝著雙親的寢室移動,他想兄長一直以來都是行動派,於是直覺地認為柱間肯定是帶著宇智波斑就往父母的房間去要攤牌了。
 
  「父親、母親,我們已經結婚了。」似乎是比自己早沒多少抵達的樣子,才剛開始話題沒多久。
 
  扉間跪在門外稍稍地拉開了些門縫,朝裏頭望去。
 
  「柱間!你這小子可好──」欲開口表達憤怒及不滿的千手佛間,被落坐於一旁的千手夫人的一個眼刀給止住了接下來的話語。
 
  「啊啦,這孩子可真漂亮,叫什麼名字來著?」千手夫人笑盈盈地望著自家兒子身旁的媳婦,才看第一眼就徹底喜歡上了這孩子,管他是男是女,只要本性善良能對柱間好,做人母親的有什麼能反對的呢。
 
  在千手家表面上佛間是決定一切掌握大權的人,實際上千手夫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夫人一開口,做先生的只能乖乖閉嘴把話吞下肚,一個屁都不能吭。
 
  這時的扉間才想到,也許當初柱間就早已篤定母親會喜歡宇智波斑,也會很樂意地接受他成為千手家長媳了……他哥什麼不好就是人品特別好。
 
  看著內部情況已經是沒什麼問題後,自己也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不過才剛放鬆沒多久扉間又突然想起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要是柱間沒辦法替千手家添個生力軍,等於也就是說……
 
  ……
 
  ……
 
  ……
 
  從門縫處收到父親投射過來的視線,扉間感到一陣惡寒,他清清楚楚地接收到父親那眼神意味著什麼。
 
  『要是柱間沒辦法讓我抱孫子,那就只能指望你了,扉間。』
 
 
  千手扉間現在不只是要煩惱怎麼樣才能自然地對著宇智波斑……呃、也許現在要稱作千手斑,將“大嫂”二字喊出口以外,還要擔心自己娶妻的將來……
 
 
 
 
  直到最後佛間仍然無法如意地從次子扉間那裡抱到孫子,那又是後話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