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2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戰國BSR》【家三】過火

 

  『吶、三成,秀吉殿跟我,你會選擇誰?』
  我不奢望你給我答覆,因為你已無法回應我。



  是否對你承諾了太多 還是我原本給的就不夠
  你始終有千萬種理由 我一直都跟隨你的感受


  「佐吉,不管之後局面變得如何,我都會一直喜歡你的。」
  「竹千代你在開什麼玩笑,現在日本是秀吉大人的,以後永遠也都只會是豐臣的天下!而且我才不要你喜歡!」
  黑髮男孩笑而不語,只是走上前,溫柔地握著銀髮男孩的小手。佐吉難得沒起反抗,直直地望進竹千代的黑色眼眸,眼底有著不許被動搖的堅定意志。
  現在的他們就只是個孩子,不管說了什麼,大人們也只會把他們的話當成笑話看一笑置之。但佐吉不一樣,他與一般的孩子不同,心智上也明顯的比同年齡的孩子早熟,而且他的預感一直都很準確,他心裡也有個底也明白眼前的狸貓小子並不如外表般的純良無害。
  從那時候就應該已經稍微看清未來的局勢以及眼前這人的目的,隱藏在笑臉下的黑暗
  「哼!秀吉大人很強,不可能會輸的!你死心吧竹千代!」甩開男孩的手,佐吉現在的神情被他眼前為豐臣秀吉所留的瀏海遮掩,竹千代看不清,佐吉也不願說明。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在戰場上兵戎相向,想回到過去,也就只能殺了彼此吧,竹千代。
  「哈哈哈,對啊,秀吉殿是很強的!」所以,佐吉……你之後一定會很恨我吧。
  偶然交集的兩條線最終還是回歸於平行,如同我和你。



  讓你瘋 讓你去放縱 以為你 有天會感動
  關於流言 我裝作無動於衷


  「家康──你殺了秀吉大人,我絕對不會原諒!」
  那就、不要原諒我吧三成,因為我的存在,就是你活著的目標,既然豐臣秀吉已經不在,石田三成活在世上的目標也已經失去,如今也只有對自己的憎恨,才能使你活下去。
  不管你對我的感覺是恨也好怨也好,我只要你活著啊三成。
  這是我對你唯一的承諾,我不會輕易死去,直到你親手把我解決為止。
  「這是為了創造天下的和平,如果無法得到你的認同,我也沒辦法啊三成。」
  「你少說這些自以為正當的理由!殺了秀吉大人是事實,你還有什麼可以辯解!」你竟然殺了我最敬愛的秀吉大人……不可饒恕!
  德川家康望著對自己劍拔弩張的銀髮青年,他不禁開始回想過往的日子,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一些打鬧,但石田三成從未認真對他拔刀,到最後還是放任自己在他身邊像隻蒼蠅一般繞著他轉,心情好的時候更放任他對自己又親又抱,即使太得寸進尺時會惹來一頓拳頭,事後青年還是會一臉不屑地到他房間,但手上的紗布和藥膏早已出賣了自己。
  「三成,如果我希望你等下能幫我擦藥,你肯嗎?」在戰場上說著不合時宜的話,德川家康卻不覺得有任何不妥,他也沒有忽略石田三成眼底些微露出的錯愕,但他是真心的。
  「哼,如果你不介意我把藥換成刀的話。」都已經是敵人了這傢伙在回憶過去些什麼,他以為還能回到從前嗎?
  「對象如果是三成的話,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



  直到所有的夢已破碎 才看見你的眼淚和後悔
  我是多想再給你機會 多想問你究竟 愛誰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秀吉大人!我終於……殺了家康…終於殺了家康了……哈…哈哈哈哈───』這種幾近空虛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我已經替秀吉大人報仇了啊……
  你還倒在地上做什麼?家康快起來啊!
  『站起來啊!再讓我殺了你啊!你為什麼不起來!』因經過激烈的打鬥而殘破不堪的紫色陣羽織染上對手的一片鮮紅,溫熱液體不受控制的從眼眶裡流出……那不是淚。
  『家康、家康、家康家康家康家康家康家康───給我起來啊!』滴落在早已毫無氣息的黑髮青年身上的,是與之相同的紅。
  『家……康……』放開揪著青年衣領的手,似乎已明白眼前這看似熟睡的男人,不可能再睜開他的眼,然後伸手輕柔地擁自己入懷,說著無論聽多少次都不曾習慣的甜言蜜語。
  『哈…哈哈……秀吉大人…半兵衛大人……我把這個背叛者給殺了……您們都很高興對吧?很高興……吧?』石田三成無力地站起,隨著頰邊流下的血淚,說出的話語早已被抑制不住的哭聲給覆蓋,『但我卻……』
  壓抑過久的情緒終於在此崩潰。
  『啊───呃啊─────』



  既然愛 難分是非 就別逃避 勇敢面對
  給了他的心 你是否能夠 要得回


  一天的早晨,西軍一如往常般和諧,當然撇除無意義吵鬧外。
  四國的海賊頭子吃完早飯正要從位子上離開就被總大將給叫住。
  「長曾我部,等一下。」
  「啊?」突然被叫住的獨眼大個一臉除了驚恐還有訝異,平時不輕易找任何人說話的冷漠青年竟然會主動找自己?當然他沒忽略身旁的褐髮人兒瞬間沉下臉,由此可知他家的元就有多麼不高興,雖然對於毛利元就的吃醋行為他是該高興一番,但最好還是不要當面說出口,況且,石田三成一臉正經想找自己談話,或許真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也說不定?
  等待長曾我部元親好好地安撫了自家戀人的情緒,也待所有人都用餐完畢離開後,石田三成不發一語地走上前,不甚溫柔的一把壓住他的後腦仰頭親吻了一下後放開,忽略長曾我部元親一臉鐵青,西軍總大將很認真地陷入思考。
  「喂……我說石田……你知道你在幹嘛嗎?」過了許久,獨眼男人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詢問。
  「嗯。」他點頭。
  「那你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還好元就不在這裡。
  「朋友間感情好的證明?」石田三成方才思考了這麼久只想得出這個答案。
  「……那有誰對你這樣做過嗎?」怎麼會結論出這種答案?
  青年微微睜大了眼,似乎是想到他現在不願想的那人,緊抿雙唇,久久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吐出一個名字。「……家康。」
  聞言,長曾我部元親終於恍然大悟,也才發現到其實眼前的這個孩子的思考模式是單純到能與甲斐幼虎比擬的境界。
  「家康那小子吻你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很想就地斬滅!可是……感覺不討厭。」
  要是家康親耳聽到這句,他應該會高興到立刻把人拐回去吧。長曾我部元親心想。
  「其實你很在意他吧,石田。」
  「什!才、才不可能!德川家康殺了秀吉大人,我是為了復仇才活到現在!」
  聽見預料之中的話,海賊頭頭爽朗的大笑了幾聲,給予鼓勵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如兄長般寵溺地揉亂了他的髮後,什麼也沒說就拉開紙門離去。
  元就一定等很久了吧,呵。



  怎麼忍心怪你 犯了錯 是我給你自由 過了火
  讓你更寂寞 才會陷入感情漩渦


  回想至此,黑髮青年嘆了口氣,視線往架上的物品看去……那是以前還是竹千代的時候,佐吉送他自己最寶貝最心愛的木刀。
  「喲!家康,怎麼啦?一臉不高興?今天不是很順利沒耗費任何一兵一卒就讓姉小路軍投降了嗎?」原想來找老友解解悶,因為自己的第N+1次的熱烈追求又被雜賀眾的頭目打槍,心情鬱卒得很的前田慶次,但一進來就看到自家好友在嘆大氣,怎麼回事?
  「啊…慶次啊……抱歉抱歉,讓你看到我這副糗樣。」
  「怎麼這麼說?我們都認識多久了還這麼見外,說吧!是不是戀愛的煩惱啊?是的話,我以前田慶次的名字做擔保,絕對可以給你好答案。」有自信的拍了拍胸脯,他前田慶次什麼都不擅長,就是擅長給人戀愛開導,只是自己的實際經驗……不是很好看。
  德川家康一臉感激,他直接單刀切入主題,「我喜歡三成。」
  想著他那對待他人都一貫冰冷的臉龐,但對上自己就是無法招架。惱羞成怒對他拳打腳踢的三成也好,被自己所緊緊擁抱而掙脫不了最後紅著臉乖巧地待在自己懷裡的三成也好,什麼樣的三成他都喜歡。
  想到這裡,德川家康漾起一抹柔和的笑,那是專屬於在彼方的他所擁有。
  前田慶次對於他人來說是個震撼性發言的語句沒有任何太大的情緒起伏,只是他收起平時的玩笑,難得正經的板起臉孔,他問:
  「你真的……喜歡石田三成嗎?」
  「嗯。」
  「好,我身為你的好友,絕對支持你的選擇,但是你為了目標,你還是不會手下留情吧。」
  「……」
  「愛情像是一場賭局,如果你能在結束這場戰爭前讓他承認有在意過你,那麼你就是這場遊戲的贏家,但若沒有……」前田家的風來坊意味深長地望了青年一眼,原本正經的態度又變回以往的模樣,「嘛,這是家康唯一的春天哪,不支持也就太不夠意思了。」
  「謝啦,慶次。」德川家康不是不明白前田慶次話中的意思,他只有微微一笑含糊帶過,任誰也看不出此刻黑髮青年的心裡究竟在想什麼。



  怎麼忍心讓你 受折磨 是我給你自由過了火
  如果你想飛 傷痛我背


  戰爭過後遍地死屍,關原戰役裡,東軍大獲全勝,但傷亡人數卻比預期來的多,還有……他最重視的他。
  「我問你喔,三成……秀吉殿跟我,你比較在意誰?」回應青年的是一片寂靜。
  「是我對吧?」他自己回應著。
  「吶吶、三成,如果是我和秀吉殿同時落海,你會選擇救誰?」青年攬著他早已冰冷的軀體,帶著無限耐心與柔情的口吻問著。
  「當然還是我吧,嗯?」無比輕柔地在他額上落下一吻,粗糙的大掌輕撫他那細緻卻毫無血色的臉龐,對待無價珍寶一樣的百般呵護。
  「那我告訴你喔三成……」德川家康苦笑,拔起刺入那人腰腹間的利刃,薄唇貼在那人耳邊,,即使明知他已聽不見,卻還是輕聲說道:
  「這場賭局……是你贏了。」

 


後記:
  嗯……我覺得還是有人會看不懂,所以我還是在此說明一下!
  三成殺了家康那一段是佐吉的夢境,所以第一段也才說佐吉早已清楚竹千代未來會變得如何,但實際上還是如最後一段一樣,是家康解決了三成。
  第四第五段分別是三成在西軍和家康在東軍對於彼此的事情感到困惑以及無奈,所以也找個東西軍的感情諮詢師(?)解惑,不過裡面絕對沒有親三!(鄭重聲明?)
  空間時間有點給他跳來跳去,真是不好意思,不過這就是我想表達的!
  如果對於劇情還有任何地方不懂的,隨時都可以問Y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