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3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戰國BSR》【瀨戶內】Lacrymosa



01.
  你到底在哪裡?長曾我部……

  「父上,我們已經幾乎派了所有水軍去瀨戶內海尋找長曾我部元親的蹤跡,也已經尋找了好一段時間了,連個影子也沒找著,敢問父上是否還要繼續……」每天沒日沒夜地拚命找尋,水軍們都已經疲憊不堪。
  「繼續找!沒有找到就不准停止!」毛利家當主不可能接受這種回答,他只接受人已經順利找回且無生命危險的句子而已!
  「是。」毛利家三子的小早川隆景暗自深深嘆了口氣,身為水軍指揮官的他,天天都收到水軍們的請願信想回去中國看一看親人,畢竟好幾年都在海上過活,沒有機會回到家鄉探望家人,思鄉情緒都非常深。
  待三子退下後,毛利元就仍未放鬆緊蹙的眉頭,況且時光飛逝,眼角上也出現了一絲皺紋,體力也大不如前,而從方才到現在都在一旁卻未曾開口說話的正室──妙玖夫人。女人起身,緩步走到他身旁。
  「元就大人,您怎麼硬是要尋找已經不存在於世間的人呢?」
  「……我相信,他還活著。」拒絕妻子主動送上來的親吻,毛利元就站起身,只淡淡地拋下一句今晚不用侍寢的句子後,便拉開紙門離去。
  完全不懂他與那個笨蛋海賊的過去,又如何了解他現在心情?
  長曾我部元親就這樣地消失,他都還沒跟他算帳!怎麼能就由他給我失蹤到底!他也絕對不相信那傢伙就真的死在海裡,其他人不是都說笨蛋幾乎都福大命大怎麼死都死不了嗎?
  「我一定會找到你,長曾我部元親。」


02.
  「父上,這是隆元所新錄取的步兵,據說他曾是長曾我部軍的士兵,我想父上應該會有興趣問問他有關長曾我部元親的事。」在毛利隆元收到父親指示,正要退下之時,他看見了父親除了冰冷且毫無溫度的表情以外的樣子。
  父上他……真的很重視那個長曾我部元親。
  毛利隆元沒有忽略毛利元就那開始泛紅的眼角。
  「你說,你之前是長曾我部軍的人,你有親眼看見當時長曾我部元親掉入海中的情形嗎?」毛利元就平復了情緒,褐眸打從那個新來的步兵進來的那一刻,視線從未離開過他身上,或許是從他身上感覺到久違的熟悉感的緣故,但那人身上並無一處是與他相像。
  一頭應該是長及肩而綁束成馬尾的黑髮,並無刻意藏住雙眼但瀏海就是正好遮掩著,男人或許認為無所謂且沒有太大影響,所以沒有處理。
  「不,並沒有,我當時與其他弟兄還在他處努力抵擋豐臣軍的侵襲。」男人語氣平靜,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
  「是嗎……」毛利元就稍稍頓了一會兒,「你的名字?」
  「欸?」
  「你的名字。」基本上是毛利家重臣才會去記他的名,但是什麼樣的理由想讓他想得知這個小卒的稱呼,毛利元就不想去細想也不想去鑽牛角尖,他現在只想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左平田。」
  「嗯,沒事了,你退下吧。」印象中他在四國的期間似乎有見過那個叫左平田的人,但好像並不是長這樣也不是這種個性,還是他記錯了?
  「是的。」男人還是維持低頭的狀態,照他的身分地位來說是不能進來這種地方,更何況是對上上司的眼。
  左平田從跪坐的姿勢緩緩爬起,轉過身拉開紙門的當下,低喃了幾句後才邁開步伐走離。
  毛利元就沒有聽清楚男人的低語也沒有看清男人真正的面容,不知怎麼的,他想過晚點後再過去找那個人。
  一定有什麼事是隱瞞著他的,或許裡頭還包括了他生存與否的重要關鍵。
  不過最近真的冷落了她了。毛利元就想起他那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妻子,娶妻也只不過是為了毛利家必須要有子嗣才做的決定,雖然妙玖夫人並沒做出任何對不起他的事情,而她也是全心全意的愛著自己,也替自己生了三子一女,這樣自己應該要滿足於現況了,但就是沒辦法。
  想到這裡,毛利元就猛然驚覺到原來他的心一直都還在那個人身上,不管他是死是活,打從長曾我部元親打亂了自己的生活開始,心早已被那個善於奪取的海賊給奪去。
  「可惡的長曾我部……」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03.
  「毛利大人,您這麼晚了來找小的有什麼事嗎?」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不是疑問句,毛利元就不喜歡拐彎抹角。
  「……沒有。」
  「哼,你抬頭,把瀏海撥開。」單單說一句沒有是不可能打發的了他。
  左平田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緊握著雙拳使得尖銳的指甲毫不留情地刺入掌心,知道自己不可能違抗的了他的命令……緊抿著雙唇動作停頓,不知過了多久,他長嘆了口氣。
  「承知。」黑髮男人抬起手撥去阻擋自己視線的髮絲,撥至耳後。
  看清男人的臉龐,毛利元就無法克制自己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更無法控制自己已經伸出去的雙手和充滿整個眼眶的淚水。
  伸出雙手走上前環抱著。
  「長曾我部……」
  「我並不是。」斂下眼簾,透過自己的眼眸所看見的及身體的感受,正訴說著他現在正把中國大名給抱在懷裡,想就這麼推開卻又於心不忍。
  「你別給我裝傻!」在左眼那條從額上至眼臉下的疤痕,和那僅存的湛藍右眼,他就是他所心心念念的那個笨海賊!「長曾我部元親……你為什麼要隱瞞我……」
  「元就……你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就不會再干涉你的生活,因為這也代表你不再是孤獨一人,老子爛命一條,受到上天的眷顧活了下來又或是死在瀨戶內海中,我也都無所謂了。」
  「長曾……」他還是硬生生地被男人推開,毛利元就難以置信曾經是多麼寵溺幾近溺愛自己的男人現在豪不留情地把自己甩開!
  而且眼神盡是自己所陌生的冰冷,他沒有看過這樣的長曾我部元親。
  男人接下來的話語,更讓毛利元就無法承受,眼眸映入眼前那人的模樣,因為那句話而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瞬間變得僵硬,想脫口而出的言語就這麼活生生地被卡在喉中。
  「毛利大人,這是大哥之前與豐臣軍戰爭時所留下的口信,我已經傳達到了,請恕小的先行退下。」
  「站住!你以為以你那海藻般的腦袋所想的任何計畫都騙得過我嗎?長曾我部元親!」毛利元就知道現在若是發出過大聲響,必定會吵醒已經熟睡的妻子和驚動到守夜的士兵,因此他不得不壓低音量。
  「小的並不是……」
  「哼,你說你是左平田嗎。」他冷哼了一聲,不是疑問句。當然他聽見預料中的應聲。
  「那麼,我要你──」打定了主意,毛利元就緩步走近,雙手撫上男人頸肩,些微踮起腳尖,性感的薄唇靠近男人耳畔,以誘人的嗓音開口道:

  「以長曾我部元親的身分……盡你所能地抱我。」


04.
  「毛利大人,這樣不太好……」
  「我說了你現在是誰?」因激情而泛紅的清秀臉龐,粗魯的扯住在上方的男人的黑色頭髮,硬是將他往自己方向壓,迷亂的喘息不曾停止過。
  「……元就,可以停止嗎?」因為這是主子的命令,所以他不得不遵從,但男人真是可悲的生物,才受這麼一點誘惑就不爭氣地站起來,還真的在做見不得人的羞恥事,如果對象是其他人就算了,可是現在……
  被發現了不被斬首才怪!更何況這人是已成家的男人。
  「唔嗯……你現在…還是不承認嗎?」毛利元就罕見的更加主動張開自己的大腿,使得在自己體內肆虐的凶器更加深入,口中吐出示弱的呻吟,眼角上的淚水倔強的遲遲不肯掉落。
  男人並沒有被欲望沖昏頭,用僅存的獨眼直直地望著在自己身下承歡的人兒,想停止這種沒有感情只有命令的交媾卻又無法,因為他知道毛利元就不可能會讓他停下,想到此他又微嘆了口氣,想想今天的嘆氣次數應該已經超過以往的紀錄了吧?
  「元就……」
  「嗯…嗯啊……」
  在持續的交歡過程,毛利元就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全身上下越來越使不上力,原本勾在男人脖頸上的雙手也無力垂下,在他要陷入昏迷時,毛利元就在一片迷濛中看見了一點銀白和如汪洋大海中的藍。
  ──那是長曾我部元親那個愚蠢男人的顏色。
 
  『元就,請你記得……我愛你。』


尾聲.
  「父上,第一隊水軍傳來消息,長曾我部元親的遺體已被尋獲。」
  「嗯,遺體的狀況?」
  「據士兵所描述,長曾我部元親的遺體經過了多少時日泡在海水多久,仍沒有出現水腫的情形,除了有些小外傷以外,稱得上是完好無缺,這令在場眾人都無法相信。」小早川隆景跪在兩位兄長身旁,望了一眼在大殿左側的母上,繼續報告著:「更讓人驚訝的是……長曾我部元親的髮色…在打撈上來之後,是呈現墨黑色。」
  對於這種結果,在場的眾人其實都心裡有數。
  毛利元就遣退三人,大殿內只留下他的妻子,其餘的妾,他其實連名字都沒有在記。
  「元就大人……」妙玖夫人聽見報告內容,不禁開始為眼前的丈夫擔憂。身為正室,在這府裡她握有一定的權力,她是完全明白府內的情況,包括前幾天晚上聽見她所不願聽見的。
  可她並不怨天尤人,妙玖夫人清楚自己的身分是如何得來,也清楚自己所謂的丈夫,是根本的有名無實,沒有任何感情成分在內,她所生的三名兒子也只為了使安藝毛利氏有後罷了,至少她的隆元未來是會繼承毛利氏,這點是可以確定的。
  「……美伊。」
  「是……」
  「你會代替那人一般,永遠陪伴在我身側嗎?」
  「元就大人,美伊不會讓您感到孤獨……」因為這是您所重視的那人所希望,這也是那人的遺願,望他的元就安好。「……直到死去。」
  毛利元就眼神柔和,一手攬過女人的腰際,他勾起一抹笑,對著他美麗的妻子亦是對著在遠方的他。
  「謝謝你……」在額上輕輕落下一吻。
  簡單的一句話,他所愛的男人聽見了,他所珍重的女人、也聽見了。




FT:
  好啦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打什麼小……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