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國BSR》【慶半】明日がくるなら


  さよならは 言わないでおくよ
  「再見」就不說了 這樣擱著吧
  だって 目を閉じるたびに 映るよ いつもの 君が
  因為... 每次只要閉上眼就能看到 每一天的你
  明日がくるなら 何もいらないよ
  如果「明天」會來 我就什麼都不需要了
  ただ君だけに 笑っててほしいから いつでも
  只單單希望你能笑著 無論何時

  『我只會了秀吉而活,只為了待在秀吉身邊輔佐他奪得天下而活。』
  『半兵衛!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說些什麼?』
  『前田慶次……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打從你選擇與我們走向不同的道路時,就已經無法回到從前了。』
  『……』
  『秀吉只有我而已啊……』

  「慶次、慶次!」方才正在回想往事,突然的被一道聲音給喚回神。原本躺在長廊的你坐起身,抓了抓沒有像平常一樣紮束起來的長發,睜開眼,看向聲音來源。
  「嘛……松姐你叫我幹麻,我在睡覺欸……」不想被識破,你故作還帶有倦意的打了個哈欠,在他肩上的小猴也學著主人的舉動跟著做,你認為這樣就能夠瞞天過海。
  被稱呼為松姐的女人有些無奈也有些不捨的望著根本不會說謊的姪子,他的哈欠舉動也僵硬的要命,任誰也看著出那青年是在裝的。
  女人知道他的姪子在想些什麼,也明白那顆充滿戀愛的腦袋並不只有單單裝著這些東西……她所了解的慶次,始終放不下一個人、一名青年。
  她看著你沒有綁起來的長髮很不順眼,便將你的一頭亂髮給綁束起。
  「不管你是不是在睡覺,現在都什麼時辰了你還在躺……你不是整天嘴邊都掛著戀愛戀愛的字句嗎?你現在就去貫徹你的意念,好好談場戀愛,找個女孩帶回來給我和犬千代大人看,別光說不練!」女人刻意的說出這番話,並不是要傷害眼前這心裡其實是很脆弱的青年的心,但她說的也是事實,心所繫的人已離開自己,硬要使人留下又有何用?還不如放開。
  「松姐啊,我現在就是還沒有遇到令我心動的女孩子嘛……」你站起身,拿起放置一旁的超刀朱槍,不敢對上女人的眼,你害怕、你的情緒會失控……
  「吱?」
  「你看,夢吉也認同我說的。」摸摸在自己左肩旁小猴的頭部,轉身離開。
  「慶次……」
  「松,沒關係的……慶次有他自己的打算。」在一旁躲藏許久的前田家當主,笑著拍了拍妻子的肩,「慶次他…不是像外表看來如此風流的一個男人啊……」


  言わないでよ まだもっと 君に觸れていたいよ
  我不說喔 還想要 更多的讓你碰觸
  口にしたら 何か壞れそうで
  如果說出口 好像就有什麼要壞掉了 
  繫いでる 手のぬくもりだけ 確かめてた
  只想確認 牽起的手的溫度

  「啊!小慶!」
  「午安啊小姐們,今天也要好好的去談場戀愛喔!」對著四周向自己打招呼的眾多女孩們,你禮貌性的揮了揮手,燦笑著。
  「欸?前田家的風來坊。」
  「唷!元親,什麼風把你吹來京都了?」看見自己的好兄弟……嗯,衣衫還是一樣的不整齊,上衣也像之前一樣的批在肩上,不過自己也沒資格說別人……看看自家的叔叔就知道了。
  被問到來此地的理由,西海之鬼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頰,眼神撇向自己手上的大包小包,然後又對著你開始乾笑。
  「啊……是毛利兄要你過來買東西的吧?」不難猜出原因,你看著那重的多死人的東西,不禁開始有些同情眼前的兄弟了。
  你想幫忙的拿過對方手上的幾包東西,對方也感激的向你道謝。反正現在也沒事,你也就陪著男人一起走到他那些野郎共的所在地點。
  「戀愛果然是美好的事啊……就像你和毛利兄一樣。」
  突然被點到名的西海之鬼有些呆愣的停下腳步轉頭望向你,「什、什麼啦,老子跟毛利那傢伙沒有什麼關係啦,他也只是順便要老子幫他買幾樣東西而已啦。」
  這算是只有“幾樣”東西嗎?
  「喔?那你也不擔心他會趁這時候率領軍隊佔領大將不在的四國?」你也跟著停下來,望著頭腦單純只會魯莽行動的男人,你很容易的就戳破了男人的謊言。
  「呃……」他總不能真的直接坦白說中國的毛利家當主就在自家領土上等著自己買他要的東西回去吧?這樣就等於向大眾宣示他們的關係了不是?
  「呵呵……」
  「欸,別光說老子的……那你勒?你不是之前跟老子說你對一個病美人而且那個傢伙又是你認識的人有興趣嗎?」西海之鬼突然冒出的這句話,正好是你現在所不想聽見的。
  而你也不想露出破綻,反正就算自己演技在差,這個被詭計智將稱作腦袋都裝海藻的男人應該也看不出來才對。
  你笑了笑,將這事說的風淡雲輕,「這個啊……我失戀了啦……」
  「成天把戀愛都掛在嘴邊的前田慶次會失戀?你不是應該很有經驗的嘛……」跟老子比的話。
  「誰說很有經驗就不會失戀啊?」你又開始往前走去,刻意走在銀髮男人前頭……因為你不想讓他看見你此刻的面容是多麼……
  失戀啊……真難得這話我會說出口……

  送走了長曾我部之後,你自己又獨自踏上了旅程,目的地是哪?你也不曉得,反正自己是人稱的風來坊,四海為家的不是嗎?
  你思考了一會兒。
  「……就去那吧。」那個人所在的地方……


  止まらない時間が
  停不住的時間  
  いつかふたり引き離すなら
  若有將我們隔絕的一天
  もっと 君見てたいよ
  我就想再多的注視著你
  ずっと 抱きしめてたいよ
  想要永遠的擁抱著你
  Time is slipping away

  夜裡的稻葉山城,顯得特別寂靜,或許是用不著擔心哪一方的敵軍突然攻打過來,因此在四周巡邏的的守衛並不多,也很鬆散。
  而樹葉不尋常的沙沙作響,令房內的那人提起警覺,但因最近的戰事繁多,身子有些承受不堪,原本自己的身體就不如常人般的健康,所以他現在並沒有足夠的力氣能握起關節劍。
  「是誰?」
  「別這麼緊張嘛,半兵衛。」你拉開紙門,先將武器放置外邊,再踏入房內。
  「慶次?你來做什、咳咳……」秀吉呢?他沒有發現嗎……
  「噓,我是偷偷溜進來的,別跟其他人說喔。」原本安分窩在自己衣內的小猴,這時突然探出頭來,看見是自己認識的人,不顧主人阻止就跑到對方腿上。
  「吱!」
  唉!夢吉你怎麼就直接跑到半兵衛那邊了?看到美人就不要主人了嗎?
  「……你不怕我現在叫人來?」對於腿上的小動物,雖然不太想要他就這樣待在自己這邊,但想了想,也就算了……
  「如果你要叫人,那你應該再我闖進來的那一刻就該叫人了不是嗎?」你走上前然後蹲下,一手將人兒攬進懷裡,愛憐地撫摸著他蒼白不已的臉蛋,「你又瘦了不少……」
  「不是說了……我們早已成為敵人了不是嗎?你還來做什麼……」沒有拒絕你的懷抱,反正要掙脫也掙脫不能,那乾脆就這樣安分地待在懷中,感受著你身上的體溫。
  「現在,不要想著秀吉……只要看著我就好……」滿滿的柔情從口中傾洩而出,你、前田慶次這時突然覺得……自己果然身陷於名為愛情的泥沼中,越掙扎只會越陷更深罷了。
  如果是這樣,那你寧願用這一晚的時間……好好將自己對懷中人兒的情感完全表達出,因為,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
  突然一個翻身,你將纖細的人兒壓在身下,雙手支撐著兩旁……褐眸所流露的,除了你對他的感情以外,還有情慾。
  「前田慶次……你!」這種情況,在笨的人都會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
  被壓在下方的青年使勁的推著你的胸膛,但你並不在意。接著,你抓住人兒的手腕舉至他頭頂,有些粗暴的封住他的嘴。
  望著眼角開始泛出淚水的他,你也想好好疼惜眼前的青年,比起哭泣你更喜歡他的笑容,但如果是這樣……他也許不會永遠將前田慶次這個人記在心中,所以你只能用另外一種方式……即使最後,青年是用恨的方式將他記住,也無所謂。
  你只想要他記著你、永遠的記著。
  對上這青年,所謂的理智也派不上用場,開朗且溫和的前田慶次,已經不存在。
  現在,在這人眼前的前田慶次,完全變了一個樣。

  「啊、嗯嗯…啊嗯……」
  「半兵衛…我要你記住我……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
  「嗯啊…慶…嗯…次……」沒有經過潤滑就直接進入,青年的大腿內側流下怵目的腥紅。
  青年的知覺早已因疼痛而麻痺,由於下體的失血量有些過多,他原本就很虛弱的身體現在更加嚴重。
  「……」半兵衛…原諒我……

  『松姐、利,對不起啊……』

  「慶次……」豐臣秀吉其實是知道的,早在你到達稻葉山城的那第一時間。
  倘若這樣能彌補你對我們的怨恨,倘若這樣能讓半兵衛與你都好過的話……我不會阻止你。


  明日がくるなら 何もいらないよ
  如果「明天」會來 我就什麼都不需要了
  ただ君だけに 笑っててほしいから いつでも
  只單單希望你能笑著 無論何時
  泣かないでね まだちょっと君といられるから
  不要哭喔 因為還能跟你在一起一下下
  伝えたいこと まだ ひとつも
  雖然想要傳達給你的事情
  言葉では うまく言えないけれど
  一個都還不能順利的用言語表達 
  stand by me


  「你說什麼!前田家的風來坊單槍匹馬的去打豐臣大猩猩?」聽著野郎共傳來的消息,西海之鬼相信這絕對不是虛造的。
  「搞什麼?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腦袋!」誰會這麼白痴連手下都沒帶直接殺到敵軍陣營啊!更何況是前田慶次這不笨的傢伙!
  「Hey!Hold on!別這麼激動啊……長曾我部。」剛好因為某些因素而來到四國的奧州獨眼龍,望著兄弟開始失控的情緒,他安撫似的拍拍肩。
  「獨眼龍你叫老子怎麼冷靜啊,他是我們的兄弟啊!」僅剩的藍色右眼充滿著擔憂,只怕他的好兄弟一去不回。
  「I know……長曾我部……」可是,這麼魯莽的舉動,恐怕是凶多吉少……
  「可惡……」前田慶次,你可要給老子平安回來啊!


  こぼれてく時間はいつも
  逐漸崩毀的時間
  二人寂しくさせるから
  有一天會讓兩人都感到寂寞吧
  そっと微笑んでみるよ
  試著微笑看看吧
  もう 離したくないから
  因為我不想再離開你了
  Livin' life for today

  『我早就說過了……我們是敵人……』
  『我知道……』
  『為了秀吉而活,這才是我。』
  『因為這樣,你才會狠下心來殺我啊……』
  『……』無力的闔上眼眸,關節劍一刀刺入心窩。


  明日がくるなら 何もいらないよ
  如果「明天」會來 我就什麼都不需要了
  ただ君だけに 笑っててほしいから いつでも
  只單單希望你能笑著 無論何時
  君に逢うためだけに 生まれてきたのなら
  若我是為了和你相逢而誕生的話
  燒き付けたい every moment in my heart
  我想要將全部烙印 every moment in my heart
  一秒でもいい あと少し 君のそばにいさせて
  一秒也好 再一下下 讓我待在你身邊

  「慶次───」女人崩潰的哭喊。
  「慶次……」前田利家摟著一旁快暈厥的妻子。
  「小十郎,把他的身體運回京都埋葬吧……」獨眼龍刻意的壓低帽緣,他臉上的表情,無人能見。
  「慶次殿……」甲斐幼虎忍不住悲傷,兩行清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豐臣秀吉老子絕對饒不了你啊───」西海之鬼激動的情緒驚嚇了他的野郎共們,他們也第一次看見大哥如此失控的模樣啊。


  明日がくるなら 何もいらないよ
  如果「明天」會來 我就什麼都不需要了
  ただ君だけに 笑っててほしいから forever more
  只單單希望你能笑著 forever more
  明日がくるなら 何もいらないよ
  如果「明天」會來 我就什麼都不需要了
  ただ君だけに 笑っててほしいから いつでも
  只單單希望你能笑著 無論何時
  さよならは 言わないでおくよ
  「再見」就不說了 這樣擱著吧

 


  『笑一次……給我看好嗎?半兵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