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3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戰國BSR》【瀨戶內】忘記愛過


  說寂寞說心痛說脆弱
  那不是我作風

  「長曾我部……元親…嗎?」
  聽著屬下傳來的消息,你不自覺的捏皺了手中的紙張,你知道那個人是誰,你也清楚那男人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如此無法被取代,即使你一直以來都將這事忽略的徹底,你不想主動去想也更不想承認……
  他是以前自己所極度保護且寵愛的彌三郎。


  你不懂我難過你想走
  我全看在眼中
  我們已錯過那麼多

  「松壽丸哥哥!」
  褐發男孩回過身,映入眼簾的是擁有一頭柔順銀白色長發的孩子,看著他充滿笑容的撲進自己的懷中,你也豪不吝嗇的給他抱個滿懷。
  「彌三郎……你怎麼跑出來了?」寵溺地揉亂了孩子的發,你放開抱著孩子的雙手,些微彎下身,與他平視,望著並沒有被眼罩遮掩的右眼。
  「因為我想見松壽丸哥哥啊!」聽著孩子的話語,你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了一些,而孩子所流露出的喜悅,你也很明顯能感受的出來。
  撫上孩子那因體弱而顯得蒼白卻又柔軟的臉蛋,你發覺他對於你的這種舉動,只有呆愣地傻傻望著你的可愛反應以外並無其他。你這時覺得,如果他是女孩該有多好,你以後一定會把他娶回家作為自己的妻子,可惜天不從人願,那孩子是個確確實實的男孩子。
  「彌三郎,你以後當我的妻子好不好?」沒有經過大腦思考,脫口而出的話語,令你有稍稍吃驚了一下,你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但你還是想順著自己的感覺走,而自己也想看看孩子的回應是什麼。
  因為年幼,所以也不明白你話中所謂的妻子到底是什麼意思的孩子,單純的開口詢問。
  「妻子……是永遠和松壽丸哥哥在一起的意思嗎?」
  「嗯,是啊。」你笑著回答。
  「如果是這樣,那彌三郎要當松壽丸哥哥的妻子,然後永遠和松壽丸哥哥在一起!」孩子沒有任何猶豫,他就只想與他的松壽丸哥哥在一起、永遠的。
  

  你有你的夢
  我有我坦然的自由
  我們還能擁有什麼

  「毛利大人!長曾我部軍已經──」
  「在等一會……」在一下子…就好……
  你打斷屬下的話,無力地閉上眼,手上緊握著的……什麼時候已經換成自己的輪刀了?
  褐色眼眸透過窗口,看著不屬於己方的船隻緩緩駛進──那足以分辨敵我的紫色旗幟。


  能不能繼續挽留
  是什麼讓你迷惑選擇了孤獨
  是什麼讓這一切變成了荒蕪
  曾經的擁有 這樣被蹉跎

  「嗚……」
  「哈哈哈哈──姬若子!姬若子!」
  「嗚…松壽丸哥哥……」
  曾幾何時,孩子所喜愛的松壽丸哥哥早已不在自己身邊……而平常就愛欺負身體比較弱的自己的那些小霸王,也趁這時機,將之前的份一次補回。
  「嗚…嗚……」松壽丸哥哥…你明明說會永遠和彌三郎在一起的……
  「姬若子,你的松壽丸哥哥不會再回來了!我爹說,他們家已經離開這個地方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松壽丸哥哥之前跟我說──」孩子的淚,因那些其他人所說的話語,滴落的更凶,被覆蓋住的那隻眼眸所泛出的淚水,也沾濕了他的紫色眼罩。
  「姬若子你真的很固執欸,就說松壽丸已經走了你就是不相信!」
  松壽丸哥哥……你真的不要彌三郎了嗎……
  為什麼,要離開彌三郎……
  松壽丸哥哥…為什麼……


  愛過你 恨過你
  的證據一一閃過
  在孤單的這一邊
  變成了包袱

  「毛利大人,請您快發下攻擊指令吧!」
  你不發一語,邁開步伐的走出高松城,你很清楚,以男人的速度,他應該早已抵達高松城附近,而你也無需花費時間去親自會面他。
  你不去刻意注意男人的一舉一動,因為你知道,男人終究會吸引去自己的目光,也就只有那個男人有那個能耐。
  你看著前方,且逐漸清晰的人影──
  銀白髮色、手拿碇槍以及那無法忽視的獨眼……
  「長曾我部……」
  「毛利……」
  彼此同時脫口而出,喚著對方的名,這是雙方都始料未即的。
  「貴樣踏入我安藝的領土,想必是要奪取我安藝毛利家的土地……既然如此,貴樣也應該做好心理準備了吧。」語氣轉變為冰冷,平淡且不帶任何一絲情感,你直勾勾地盯著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你沒有想到過了這麼久……那個原本比自己弱小的孩子,現在早已超越自身,也不需要在自己羽翼的保護之下了。
  「哼,老子沒有什麼做不做好心理準備的……毛利元就,你也才做好準備,乖乖的將你的領土交給老子吧!」他舉著手上的碇槍,指著你。
  「不可能。」瞇起雙眼,握著手中的輪刀冷不防的向前方攻去。

  其實雙方都心裡有數……
  ──你們已經無法回到從前。


  在幸福的那一邊
  已成了敗訴

  「毛利元就……」
  「長曾我部元親……」


  放逐所有的心痛
  也許痛哭就能狠下心
  忘記愛過

  「松壽丸哥哥!」
  「彌三郎……」

 

  ──『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