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3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ガゼット》【麗流】夢中那條熟悉街道(番外)

 

  『請讓我在這一世彌補我上一世所犯的過錯……』
  『我親愛的貴之……』


  「這是新來的新人,年紀約20出頭,也還未經人事,相信各位想必非常有興趣才是。」這句話明顯的是肯定句,而再那人身旁站的是一位相當嬌小,臉蛋也相當清純的男孩子。

  這棟建築物十分宏偉且華麗,普通人必須不吃不喝三十年才買的起裡頭的一樣小東西,而來到這裡的都是各地高官顯貴。
  現在是營業時間的高峰時段,客人自然不少。
  「哦───」方才的話一出,自然引起台下人的一陣騷動。
  「那、那個…葵……我……」男孩子對於台底下那群開始對自己投向淫穢眼光的男人們開始感覺到恐懼。
  他扯了扯身旁那人的衣角,露出求救的眼神。
  被叫做葵的男人,安撫似地拍了拍男孩的頭部,但下一句卻是發狠的殘酷。
  「三天後,舉行競標。」
  男孩子的處境像是活生生的從天堂掉到地獄,他不自覺的顫抖著。而接下來的消息,正是他早已預料到的……打從他決定踏入這條不歸路的時候。

  「……按照慣例,價高者得。」


××××××


  「放心,我不會讓那些低賤又風流好色的愚蠢男人得標的,選上的都會是一些上流社會的大人物。」
  「可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你只要躺著,用盡你所有的手段取悅他們,接著只要讓他們服侍你……就夠了。」
  「……」
  「從你當時滿身狼狽的來到這裡時,我就應該對你說過也勸阻過,所以你一切都要按照這裡的規矩。」
  葵見男孩子沒答話,原本強硬的口氣瞬間軟化的許多,他彎下身與男孩同高,平視他的雙眼,微嘆了口氣,繼續說道:
  「這一條路……是我們這些人都必定要走的路,就連我也不例外。」
  「葵……」
  「ルキ,你還記得你當初的堅持吧?」
  ルキ點了點頭。
  葵望著他的反應,意味深長的勾起嘴角,然後,向身後喚了個對ルキ來說十分陌生的藝名。
  「麗,你該出來了吧,偷窺ルキ做什麼?反正你也正好是他的直屬前輩,幹麻偷偷摸摸?我就不信你是在害羞。」語畢,從方柱後出現一個人影,ルキ不認識他,但卻對他有莫名好感……他不知從何說起。
  「嘛……葵,你也別這樣說,我好心來關心順便觀察我可愛的新人,有什麼錯嗎?」
  這個人……好高……
  ルキ的視線只能看到他的胸膛,為了看清他的容顏,他的視線順著胸口往上。
  柔順且長及肩的褐色長發,挺直的鼻樑,十分勾魂的眼眸,身材挺拔又帶點陰柔的氣息……臉上的妝飾更使得他顯得妖魅。
  突然看過去或許會認為他是哪家的千金,但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
  「你去教ルキ面對客人應有的技巧和禮貌吧,麗。」
  「嗯~跟我來吧。」他緩緩靠近,充滿誘惑宛如惡魔的呢喃一般,在ルキ耳邊輕輕地道:
  「親愛的ルキ。」
  突如其來的舉動使ルキ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他反射性的向後退,「麗前輩,請問你……」
  「麗,別鬧。他很有潛力,或許之後會超越你也不一定。」葵稍稍責備了一下青年後,他轉向被驚嚇到的小動物,微笑。
  「別緊張,麗只是跟你玩玩罷了。」
  「喔…嗯……」怯怯地抬頭,望著比自己高整整一顆頭的褐發青年。
  感覺到男孩的視線,青年對上他的眼,收起方才戲謔的行為,溫柔的向他笑了笑,像是示意他別害怕一般。
  「好了,記得……」話沒有繼續接下去,葵只用眼神看了麗一眼,青年便了解的頷首回應。

  當麗帶走ルキ,消失再葵的視線範圍內時,葵的笑臉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原本清澈的雙瞳也變的渾沌。


××××××


  三天時間,轉眼就過了。
  客人們對於這件競標物,抱著極大的興趣,每個人都躍躍欲試,看誰興趣就能享受到那份花重金買來的禮物。
  在簾幕後的ルキ,雖說葵已叫他無須緊張,但他透過簾幕看過去的人,少說也有二十來個。
  論長相,大多都普普,沒有一個較為特別出色。
  論性格,從外表看,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而這也是ルキ最為擔心的地方,誰知道葵是不是說話算話?
  「唔……麗前輩……」因為恐懼,而不自覺脫口而出的名字,是連他作夢也沒想到的。
  而很可惜的是,麗並不在現場,也沒人知到他究竟去了何處。
  問葵?
  他也只是微笑的對你說:
  『麗有他私人的事情要做,反正他到了一定的時間就會回來了。』
  ルキ想深入追問,但葵的眼神就像是不許他繼續發問般的狠戾,於是ルキ也不敢再開口。
  接下來的競標過程,ルキ沒有將心思放在這上頭,任由葵自己主持替自己安排,反正不管結果如何,不管那個人是誰,他都逃不了今晚。
  當他回過神後,才驚覺到自己已經在寢室裡。
  競標何時結束的?得標者是誰?自己又是怎麼回到房間?這段時間的記憶他完全空白。
  「……」他沉默,靜待著那個人的到來。

  牆上掛鐘的指針,指向一點半,ルキ已經整整等了四個小時,他不曉得那位幸運兒是否真的會來,所以他也不敢就這麼睡下去……也只能任由時間繼續流逝。
  頃刻間,室內燈光突然暗下,房門被開啟,腳步聲漸漸接近。由於房間內一片黑暗,ルキ也看不清來者何人……他乖巧地坐在床邊。
  「……」那個人沒有說話,只有一味地抱住眼前嬌小的男孩子,嗅著他發上的清香。
  「那、那個……」ルキ完全被抱的死緊,他艱難的開口。
  「不要說話……」男人要他噤聲。
  「……」ルキ難得會如此聽話的順著男人的話做,而且是一個完全不知道他長相也不確定是否是曾經見過的人。
  ルキ只覺得,從他踏進房間的那一刻起,他可以完全放心的將自己交付給那男人。
  儘管不知從何說起,但ルキ知道,他會溫柔。

  「人呢?」等到ルキ醒來,身旁早已沒了人影。
  「原本想在早上天亮的時候,看看昨晚的人到底是誰的說……」他將以滑落至腹部的被褥重新拉至胸前,抓起昨夜因激情而散落一地的衣物。
  ルキ還是很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因為,昨晚在高潮餘韻過後,自己的身子疲憊不堪,就再他要陷入昏睡時,他聽見最後的那聲嘆息以及話語。
  『抱歉……』

 

  「ルキ,昨晚如何?葵他有守信用……沒把你標給那些下三爛的人吧?」一踏出房門,身為前輩的麗,立刻前來關心可愛的晚輩情況,他的笑容絲毫沒改變。
  「嗯……我不知道……我並沒有看見他的長相……」
  「是嘛……或許是那個人想搞點小情趣,故意不讓你看見,也說不一定喔!」麗笑笑,但眼睛直盯著男孩身上的某處。
  ルキ感到怪異,就順著麗的視線看向自己的脖頸……極為明顯的粉色印記,絕對不是被蚊蟲叮咬所造成。
  「啊!這、這個是……」立即用手遮著痕跡,小臉飛快的漲紅,眼神飄移,不知該落點何處。
  麗微笑,完全沒有絲毫怒意或嘲笑的反應,他將ルキ的領口再向上拉了拉,「這個領子做這麼高就是要這樣用的……知道了嗎?」
  「嗯……」對於這樣的反應,ルキ沒來由的感到失落。
  「怎麼了?那個人對你不好嗎?」
  ルキ搖頭。
  「好了,別擺這張臉,這會讓別人認為是我這個前輩在欺負你。」
  待男孩子前腳一走,麗身後就跟著出現一個青年,但與麗的風格完全不同,還保有身為男人的那種陽剛氣息,不過看他身上的穿著,也能確定他也是這裡的人之一。
  「麗。」青年一出聲,他立刻被狠狠擁住。
  「喂!你怎麼每次都───」青年對於麗的這舉動感到有些惱怒,但他完全不給任何機會,直接扣住他的腰際,用唇堵住那張不會乖乖安分下來的嘴。


××××××


  接下來的夜晚,ルキ使出渾身解數,用上麗所教導的每一招技巧,如何欲擒故縱,隨心所欲操控每個男人的心思,使他們臣服於他的腳下……
  「ルキ,你怎麼最近都沒陪我,害我花了重金,只為見你一晚哪。」摟著男孩子的腰,一個大男人就這樣,將整顆頭埋進他的頸窩,賴在身上。
  「唔……對不起,因為我最近沒有空檔,我還有其他客人要接啊……」ルキ無辜的眨了眨眼。
  「好吧,那──」
  「不好意思,ルキくん的時間已到,必須離開。」突然被拉開門,一名黑髮男子,掛著一臉無害的笑容,站在門口。「就讓我來服侍您吧。」
  「已經到了啊…好吧……既然是戒くん要陪我的話……」男人略顯失望,「ルキ,我明晚還會再來的!」
  ルキ微笑,「好,我會期待您的到來。」
  他走到門邊,戒低聲對他說了幾句後,便走進房內。
  『他在找你……到長廊的盡頭的右手邊寢室。』
  ルキ知道是誰,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這個。他快步依照著戒的指示,來到那間房。


  「你晚了,ルキ……」
  「麗~」想都不用想,ルキ直接飛撲到褐發青年懷中,用甜甜的嗓音,叫著。
  揉亂了ルキ的發,小動物睜著水汪汪的大眼,掩藏不住喜悅的臉蛋……看著看著,麗忍不住吻了吻他的面頰。
  「ルキ,你好美……」屬於麗的獨特嗓音,ルキ很喜歡。
  「麗……」他知道麗的用意,所以他既不閃也不躲,主動將雙臂環上麗的頸項。
  他們是何時發展成這種關係?就算是關係與他們很親近的友人也不清楚,只知道某一天,兩人一同出席某場大型宴會後,就很自然的在一起。
  想當然,葵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任他們去做,只要不在客人面前親熱就好。

  「麗,你確定要這樣嗎?」某個黑髮男人靠在牆邊,在兩人看不見的死角上,黑眸微斂,雙手環抱著胸前,對著房內的那人說道,即使他知道那個人根本聽不到。
  你會後悔的啊……高島くん……
  他長嘆了口氣,決定不再思考。那是麗的抉擇,這人可是固執的不得了,要他改變,比登天還難。
  他最後再望了他們一眼,便無聲離去。

 

  「一月三十日了……」麗躺在床上,雙手枕著後腦,看似在沉思的望著天花板,低語。
  翻過身,將已熟睡的人兒給攬近懷裡,唇貼在他耳邊,彷彿那人是醒著的,他緩緩地、一字一字道……
  「我愛的,還是你啊……」輕柔的在頰上落下一吻。
  而這次,也是該讓這遊戲做個了結……高島宏陽。


××××××


  「呀啊啊啊───」踏入某一間房間打掃的少女,正要準備開始她的工作時卻……
  「怎麼了!」其餘的人聽到尖叫聲,也陸陸續續趕到現場,在場的人員望著這畫面,通通不免倒抽了一口氣,「これは……」
  「れいた───」麗衝到前頭去,抱起躺在血泊中的青年,他不在乎身上染滿了屬於青年的腥紅……撫著他毫無血色且早已冰冷的臉龐,他無法相信究竟是誰下的毒手。
  在一旁觀看許久的葵,驅離人群,仔細觀看四周,之後,他單膝跪下伸出一指輕抹了下地上尚未完全乾涸的血跡,站起身,平靜地道:
  「地上的血跡還沒完全乾掉,下手的時間距離現在應該沒多久才是。」
  青年左胸上的傷口,很明顯是被利刃所刺殺,而且是直接刺中要害,一刀斃命。
  「是誰殺了れいた……」
  「嗯?」
  「葵!你快說是誰下的手───」麗已喪失了理智,他放開金髮青年,用力扯過葵的領口,仗著身高優勢微低頭,逼向他。
  「……我並不知道。」葵拉開麗的手,黑眸就這樣直直地對上麗的,「你現在要跟我發無謂的脾氣,我無所謂……不過你至少看一下場合。」
  麗聞言,轉頭看向門口。
  「ルキ…戒……」
  「麗……」戒緊握著男孩的手,房內的每一幕他們兩人都看的一清二楚,他並沒有忽略男孩的眼眶已逐漸變紅,以及快潰堤的淚水。「你還不跟ルキ講清楚嗎?」
  「不用說……自己也應該清楚了吧。」
  「……」ルキ不語。
  「還是說,如果你願意……你仍然還是可以繼續沉浸在我所刻意製造的幸福中,你要嗎?」
  「我不要!」他使勁的大吼,掙脫開戒的手,ルキ頭也不回的跑開。
  「ルキ!」戒要去追男孩之前,他回過頭,狠狠地瞪了褐發青年一眼,他從沒感到如此憤怒,「麗,你太過分了。」
  縱使我早已清楚你的性格……
  「……」麗沉默。即使我成了千古罪人,我也要做完我所決定的事情。

  在地面上,有著ルキ已經心碎的證明──他的淚。


  在那之後,ルキ遲遲未出現。
  被人發現的時候,ルキ也葬身於房內……那已經是一個禮拜過後。
  殺人兇手依舊沒有下落。

 


---------------------------------------------------------------------------------------------

  「麗,你要殺我,對吧?」男孩在夜裡,抬頭望著窗外的星空,沒有回頭。
  「……」那人沒回答。
  「沒關係,我是知道的……」ルキ垂首。
  「是嗎……」竟然被發現,那也無須隱瞞了。
  「那晚的人,是你吧。」
  「……嗯。」麗回應。
  「從一開始,你就打算跟我玩玩吧。」
  「……嗯。」
  「你喜歡的人,從頭到尾都是れいた,那些你不在的時間,都是跟他在一起吧。」
  「……」原來男孩早已知曉一切,所有事情通通都是在裝傻,而他也從不開口過問關於自己的事。
  「原本一開始我是什麼都不曉得,直到你有天晚上,抱著我……喊的卻是另一個男人的名字之後,我就有個底了。」
  麗雙眸微瞇,「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拆穿我?」
  「麗……」ルキ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回過身,對青年露出他最喜愛的笑容,「你不是要殺我嗎?你手上的是槍吧,快…不要猶豫了。」
  「……」握著槍枝的手,舉起。
  「你要記得……我是愛你的……」子彈無情地穿過胸口,槍枝有經過處理,也完全消音,不會有人發現,就算發現了,也是要有一段時間。
  他已經,無法回頭了。

  如果能先遇見你,或許我就會全心全意的愛你……
  在這一世,我無法給你的,請讓我在下一世……好好的彌補你吧。

---------------------------------------------------------------------------------------------

 

  『葵,是你下的手吧。』れいた的死……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說是嗎?戒。』他對著滿臉驚恐的黑發青年,微微一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