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ガゼット》【泠麗】「怨」賭服輸

 


  話說從前從前……其實也沒很久。(亙)


  前天下午麗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在練習時間說要看勒塔賭等等一出團練室,看到的人會是男的還是女的,管他是工作人員還是什麼的。

  「麗……你神志還是清楚的吧?」賢慧溫和又勤勞是好媽媽中的上等好媽媽(?),我們親愛的戒媽咪又是團長,看見自家大兒子(?)莫名其妙和二兒子(?)開始玩起什麼打賭,有些憂心的問了一聲。
  「戒,沒問題!我頭腦還很清楚。」我們家美麗的麗女王只要一綻放出有如冬天的太陽般那樣溫暖的笑容……全部人通通死光光、不!是通通失血過多昏迷不醒。
  戒媽咪還是一臉不相信,但麗兒子又對他露出差點讓他支撐不住的笑容……於是他把目標轉向據他人所說是有點破腦又算單純(?)的勒塔身上。
  「勒塔……」
  「好了不用說,我知道你很擔心麗……不過他都說沒事了嘛!」勒塔瞥了麗一眼,「反正打賭就打賭,沒什麼大礙的啦。」
  不是我輸就是他輸嘛……頂多我輸了再把他坳到贏嘛,是不是?(喂)
  「你確定……」
  「嗨!我、回來了───」
  ──這個聲音!三人非常驚恐的同時回頭。(包含剛才似乎被勒塔傳染到破腦的鴨子)
  「有沒有想念帥氣的我啊───」往前一個大步伐就要向三人所在處撲過去。
  「你只是去買個便當想你個屁啊!」勒塔一個手掌就抵住三八爸爸(?)的額頭,阻止他的變態的行為。
  爸爸中箭,無形的箭無情射穿胸口。
  「誰想你的話就可以去從一樓跳到四樓,再到廁所把自己沖掉,還要跟馬桶說“對不起,我害你阻塞”。」第二句,麗的嗆辣。
  爸爸的胸口瞬間被好幾支箭穿身……啊、好像有血呢。
  「好了好了,不要欺負葵了,至少他買了便當回來啊……不過,真是抱歉呢,今天我沒辦法下廚。」噢,不愧是溫柔的戒媽咪,拯救了三八葵爸爸被亂箭無情穿身的危機。
  「沒關係,我知道戒平常就很辛苦,偶爾吃個便當也不錯。」麗貼心的說著。
  「嗯,謝謝你……」戒媽咪疑似感動到眼泛淚眶,偷偷的拭去眼角上的淚,「啊!」戒媽咪像是想起了什麼?
  「(我們家的)嚕奇跑到哪了?」

  ……
  …………
  ………………
  一片寂靜。

  「不知道。」除了戒以外,其餘三人同時撇頭。
  是完全忘了嚕奇的存在就是了……

  「那我去找他好了。」麗率先開口,打算去找好像是失蹤又或是被親吻魔不知道拐到哪邊去的老么(?)。
  「我猜麗一打開看到的人是男的。」勒塔趁機開始賭局。
  「那我就猜女的囉。」麗暗自竊笑,哼哼,我早就說好隨便找個女工作人員站在門口了,看你怎麼贏。
  「男的!男的!」勒塔渾然不知他已經被設計,好個單純的孩子……啊。
  「哼哼哼……」

  開──門───後────


  「勒塔我贏了,是女的!」
  「啊啊啊!可惡───」
  「等等!等一下啦!小雞不要跑小雞不要跑───」嚕奇從走廊另一端,追著一隻可愛的胖胖黃色小雞衝進團練室,那個女工作人員已經不知道被嚕奇撞飛到哪裡了……
  「是男的!嚕奇!」上天給我這個機會,怎麼能不給他坳到贏呢?
  「沒有!是女的!剛剛明明就是女的,嚕奇來鬧的啦!」麗怎麼也沒想到該死的勒塔會用這招來坳輸贏,重點是……那個女的真的不知道飛到哪邊去了。
  「戒,是男的對不對?」勒塔轉身看向沙發上……
  「喂──沒人說你們可以在這裡親熱的欸欸欸!」一轉身就看到該死的親熱畫面,而且還是最愛的戒媽咪跟討厭的三八葵老爸。
  嘖!才一個不注意就變這樣……靠!渾帳葵你手在摸戒的哪裡啊你!
  「嚕…奇……嗯啊……」該死的渾帳呻吟,不過,戒竟然說了嚕奇,那代表是我贏了?
  麗眼見大勢已去,就想落跑……可是卻被勒塔給擋在門前,於是求救訊號就往嚕奇那邊發送,可是嚕奇……
  「小雞小雞不可以再跑了喔!」……完全沒有接收到。
  「嚕奇!」最後的掙扎。
  「啊、不練了啊?那小雞快跟麗和勒塔說掰掰!」嚕奇…你還真的是蠢的可以……

 


  所以造就成今天……

  「死勒塔死勒塔,怎麼可以因為平常我讓你累到一個不行,就趁著打賭贏的時候,跟我要求什麼今天你要在上面……」該死的該死的!
  啊!腰好痛……
  「……真的死在床上,下不來了。」默。

 
 

後記:
  我還是寫惡搞寫的比較爽(淦
  全員崩壞,沒一個正常啦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