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orn》【DH】I Remember You

 

  “如果可以凍結那一刻你眼中的笑意”
  “我會一輩子凝視著”

  『恭彌,我好愛你啊!』
  他一步步走過留有你回憶的所在。
  雙腳踩過你曾走過的路。
  他微瞇眸,注視著週遭一切景物。

  以往不曾重視的,他總認為是草食動物的聚集地,而在此時此刻,卻得只能藉由這種方式、感受。


  “如果可以捕捉那一刻你那憂傷面容上驚訝的瞥視”
  “或許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恭彌,你知道嗎?』能夠認識,並且愛上你,我覺得很幸運。
  他看得出來你眼中充滿你對他的包容與寵溺,以及撫上髮及面頰的那雙大掌所隱藏的溫柔。
  「哼,真是夠了……」男人不可否認那抹金色身影早從十年前闖入接待室的那一刻停駐在自己心中,無法抹滅也抹滅不得。


  “但現在你已離去”
  “誰在訴說那曾經擁有的快樂”

  你笑著說,「恭彌,如果我去娶別的女人你會恨我嗎?」
  鳳眸緊注視著,意料外的勾起一抹笑,淡淡地啟口。
  「當然不會……」
  你微微瞠目,又問:
  「你還會繼續愛我嗎?」
  「哼,我從來都沒愛過你,別自作多情了,種馬。」男人張口咬上你佈滿家族印記刺青的手臂,力道絲毫不留情,而犬齒深陷於皮膚,鮮血也隨之流下。
  悶哼了聲,承受戀人對自己所施的疼痛,你一手撫上他那圓滾滾的頭,即使過了好幾個春夏秋冬,自己對他的感情仍然不曾改變,就如同自家師弟對六道骸一般、無悔的愛。


  “除了回憶你,我一無所有”

  男人無法輕易遺忘你與他所度過的美好,到此刻,才明白那個金髮義大利人對他來說究竟有多重要……
  這個笨馬……
  『你是我的最愛,但卻不是我的唯一。』這是我在一本書上看到的。」
  「可是恭彌你知道嗎……」

  「…  。」
  猛地發覺竟然根本沒將關於你的事放在心上。
  那個時候,你到底說了什麼?


  “現在我明白你心中的火焰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我永遠失去你了”

  如果能早點察覺,你是不是就不會走?
  如果當時的回答是不同的,你是不是就不會這樣做?
  「……種馬。」
  寂靜而毫無一人的街道、在夜晚。
  青年忽然發覺從一開始就沒有親口叫過你的名,但你卻一貫的親暱的叫著恭彌,即使會被突如其來的銀拐攻擊。
  回想過往、回憶過去……
  青年突然有個念頭很想奔回加百羅涅,彭哥列以外的第二個住所,但心中的另一個聲音卻不得不使他止步……
  他已經有家庭了。


  “如果我知道我終將獨自離去”
  “我必會珍惜那熾熱的情感”
  “我會永遠執著於你”

  一直以來,他都否認自己對你的情感,就算夜晚你與他在床上幾度纏綿,在喘息之中,依舊不曾聽他道出愛語、對你。
  「若我現在對你說,會不會來不及?」他明白這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即便說了,又如何能挽回?
  他在加百羅涅婚宴中,看過未來的女主人。
  與迪諾加百羅涅站在一旁,是如此登對。
  不管是舉止、言語,那女人的一切都很完美,天生就像是要嫁進加百羅涅成為你的妻子。


  “你也許說,我拋棄了一切”
  “但是沒有人曾告訴我”
  “我們的熱情已逐漸熄滅”

  還記得彭哥列的澤田綱吉曾對你說過。
  『雲雀學長,你自願拋棄了屬於你的幸福。』
  『不過,迪諾先生從來就不屬於你。』
  『你是彭哥列的一份子是雲之守護者,而迪諾先生是加百羅涅的人也是家族首領。』
  『你們往來本應只有在檯面上的公務往來,根本不該在一起。』
  『……而現在,』語氣頓了頓,『迪諾先生是該結束這場遊戲了。』
  口吻認真且沉重,『雲雀學長,你是該認清這一切。』


  你是該認清這一切──
  該認清這一切──
  認清這一切──
  迪諾加百羅涅從來就不屬於雲雀恭彌。

  「……浮雲,終究是孤獨的。」任由雨水拍打在身上,視線卻仍舊往加百羅涅看去,有那男人所在的地方……和他的妻子。


  “沒有一個字語,沒有任何眼神”
  “沒有一點聲響,沒有絲毫蹤跡”
  “我還能藉由何者想起你?”

 


  「可是恭彌你知道嗎……」我想否認這句話,卻無能為力。

  ──你是我的最愛,但卻不能成為我的唯一。

 

後記:
  啊…DH果然是要SE啊……
  我終於了解為何某大大說DH只能打悲文了……
  因為DINO跟恭彌就是這樣啊啊啊啊!!
  超心酸的啦Q口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