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迪雲祭》【DH】最後

 

  這是最後一次……


×××


  「吶!恭彌,你還記得在櫻花樹下的約定嗎?」他輕笑。
  「我不記得,還有你自動送上門來是想被我咬殺嗎?」
  「才不是呢!我是來見親愛的恭彌,就這麼單純而已。」男人隨後從身後環著腰際,擁著他那孤傲的戀人。
  「哼!你這匹種馬不是只會一年到頭都在發情,怎麼可能就這麼單純?」
  雲雀恭彌並沒推開其實令他極為眷戀的懷抱,他睨了一眼那個笑得正開懷但雙手卻緊圈再自己身上的金髮義大利男人,冷哼了聲。
  迪諾明白那只不過是自家戀人害羞的表現,怎麼說呢……他真的很可愛。
  「欸,恭彌,你來義大利好不好?」他抱著完全明瞭雲雀恭彌的愛校程度有多高的心情,順口的成分多過於認真,他開口。
  雲雀一反往常的反應,他說:
  「哇噢!種馬這麼想要我去義大利?那得要看你有什麼“合理”的條件哪,嗯?」
  聞言,迪諾立刻漲紅了雙頰,「呃……這個…我希望恭彌……嗯……」
  雲雀挑眉,偏頭望著只見一位早就是所謂的成年人了,還在一邊要說不說,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後又立刻移開,活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的迪諾.加百羅涅。
  「給你三秒,不說拉倒。」
  「呃!我說!」他鬆開抱著雲雀的雙手,繞過沙發走至雲雀面前。
  他深深吸了口氣,蜂蜜色的迷人雙眸直接暴露出他對雲雀恭彌的深情愛戀。
  迪諾輕柔地勾起雲雀下顎,啟口,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由口中傳出。
  「我希望……有更多時間來陪伴恭彌你啊!」
  「……哼!這算合理的理由嗎?」他撇過頭,使人看不清此刻的神情,但發紅的耳根卻出賣了他。
  「恭彌……」金眸瞬間變的暗沉,流動於眼底的情感波動以及以對於雲雀恭彌來說十分具有魔力的性感嗓音,實在是招架不住。
  「不要用這種聲音叫我的名字!」可惡,怎麼突然全身開始沒力?
  「那不然要用什麼聲音呢?我的聲音本來就這樣,不是嗎?親愛的恭彌。」
  「哇噢!誰是你親愛的來著?」鳳眸輕挑,雲雀恭彌一把扯過那人領帶,隨後閉眼吻上。
  不感到訝異,迪諾微笑的道出講不過上百次的愛語:
  「我愛你喔,恭彌。」
  「白痴!」毫不留情的回了一記白眼。


  「所以…我當你答應囉?」
  「讓我不爽就咬殺!」
  「是、是。」


××××××


  恭彌…當年的約定……
  「「十年後,再一起回到這裡。」」

  撫著冰冷的毫無溫度的……刻有雲雀恭彌字樣的墓碑。
  「恭彌,我已經把那些陷害彭哥列的家族給滅了,不用再讓恭彌費神了……」他苦笑。
  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啊!如此的突如其來……


  沒有鳥兒陪伴的跳馬……
  已經無法如往常那般的跳躍、奔跑。
  再也不能……
  也勉強不得……


  請讓我…最後一次……再喚你的名吧!

  他痛苦的闔上雙眼,淚水無情的從眼角滑落,緊握著的雙手也不停顫抖。
  爾後,迪諾仰首望那美麗的藍天,望著其中一朵白雲,想著、念著雲雀恭彌的輪廓,露出那不可一世的孤傲笑容,他輕聲呼喚:

  「恭彌……」

 

  「你這個白痴種馬……」我一直都在這裡啊,笨蛋。
  他表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溫柔,輕吻去那人眼上的淚珠,然後隨著微風的吹拂、消失。


                   -/FIN/-


亂七八糟:

  恭彌死了我都要讓他出場就是了XDDDD
  沒辦法嘛……恭彌魅力好大……
  人家(?)抗拒不了ˇˇˇˇ(羞掩面)(少來你這個變態)
  阿然後預告一下!
  我下篇可能會打1869這樣(噴)
  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攤手)反正不是6918(菸)
  嗨受的文至少要給他難產出來一下(汗顏)
  當然裡面還會有DH……(去你的)
  不過配對到時不曉得會不會臨時更改(大噴)
  一直打DH,相信有些看倌應該也看膩了XDDDD
  給他換一下口味好像也不錯(摸下巴)
  啊!這次後記給他打好多……

  那麼,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