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ALL69》【D69/2769】輸家



  還是贏不過你啊……
  從一開始就徹底的輸給了你哪……

            ──我可愛的師弟。

 


  「彭哥列的霧守……?」聞言,擁有一頭耀眼金髮的義大利男子,抬首。
  「YES,BOSS.」羅馬利歐因公事不在,因此這次在身邊隨侍的是波諾。

  彭哥列的…霧守……?
  呵,老實說我真的一次都沒見過呢,從指環爭奪戰開始到結束以來……

  迪諾從首領大位上起身,他對於這次要與彭哥列霧守見面之事感到異常興奮。
  要怎麼說呢……該說是…感覺那人有我親自與他見面的價值麼?

  「BOSS,該出發了。」波諾輕喚一聲,將迪諾思緒中從拉回現實。
  迪諾點首,邁步走向門口。


  六道骸,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一個人?
  我可是很期待與你會面哪……


××××××


  抵達彭哥列大宅的那一刻,一種莫名緊張感從腳底竄入襲上全身。

  「怎麼回事……」進出彭哥列大宅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竟然還會出現這種感覺。

  迪諾從大門進去後,望著左右兩側的下人們一同喊道歡迎加百羅涅十代首領諸如此類的字句時,迪諾向他們投以禮貌性的微笑,爾後大步走入會客室。
  波諾原本也想跟進,怕迪諾的終極BOSS體質再度復發,但迪諾卻搖搖頭,叫他別再進去,而波諾也沒再反駁,望自家首領走進會客室後,便離去。

  是的,迪諾的沒有部下在場就是從跳馬變成無能種馬的終極BOSS體質,在經過十年的洗禮之後大致上已經痊癒。
  但是……有時候卻還是無預警的復發,這一點也還是讓眾部下們很困擾。

  「BOSS……」波諾低喃著。

 

 

  「クフフ……加百羅涅第十代首領跳馬迪諾,初次見面。」
  「你好,六道骸先生,是什麼風吹來讓你有興趣找我來的?」迪諾走至藍髮男人對面的真皮沙發上坐下,優雅地拿起杯子,輕啜了口裡面的飲料。
  反常的,迪諾的心臟開始異常不規律的快速跳動,這三十二個年頭來,他那平靜無波的內心突然開始起了漣漪……就從看見名叫六道骸的男人起。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與加百羅涅的首領長的如何罷了,還有,叫全名有多生疏啊,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迪諾…クフフ……」骸一手撥開擋著視線的瀏海,微甩了下頭,身後長及至腰的長髮隨之擺動。

  望著擁有雙色異瞳的六道骸,不但沒感覺到恐懼,反而感覺到他雙瞳中所散發出的挑逗與誘惑。
  迪諾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全身感到莫名的燥熱,他別過頭,一手撐著額,闔上眼……他必須讓自己冷靜。

  「你怎麼了啊?迪、諾。」見迪諾此種反應,六道骸沒有停手,反而更進一步地走上前,勾起嘴角,雙腳跨至迪諾腿上,有一下沒一下的不停摩擦著男人的敏感器官,這讓迪諾十分折磨。
  迪諾不好意思粗魯的推開與自己家族有同盟關係的守護者,但他也無法就這樣讓骸在身上動手動腳。
  「骸……麻煩你停手好麼?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並不是……唔!」
  骸不理會迪諾所說的,他張口咬住迪諾頸子左邊的骷髏圖樣,時而輕吻時而啃咬,雙手主動探入衣內。

  「身為義大利男人……就這樣完全不會取悅別人麼?嗯?」他有些嘲諷道。

  而迪諾平時並不是會被容易激怒的人,但唯獨這次……
  「骸……我會讓你後悔你現在所講的話。」迪諾笑了笑,翻了個身,順勢將骸壓至身下,俯首,薄唇靠至身下人兒的耳邊,輕語。

  既然食物主動送上門,若再不接受,可是男人之恥啊……

 


  完事後,迪諾撿起散落一地的衣物,包括骸的。

  「クフフフフ,沒想到你都已經三十了,依然這麼『厲害』啊,嗯?」骸勉強撐起身子,接過迪諾丟來的衣物,穿上。
  「……」迪諾選擇沉默。

  與第一次見面的人就這樣做了愛……更何況那人不是別人,他是加百羅涅的同盟家族彭哥列的霧守啊。
  但就因為是他……才這麼魯莽的,不是麼?
  對了一個才見到面沒多久時間的人動了情,真是可笑啊……跳馬迪諾。他輕笑著。

  「對不起,我……」
  「クフフ,不用道歉哪…加百羅涅……」骸打斷了迪諾的道歉,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後,走至門口轉開門把,離開。


﹎﹎﹎﹎

 

  「綱吉,你都聽見了吧。」
  「骸……你就為了這種事,跟迪諾先生做愛來氣我,是麼?」從走廊的另一端緩步走上前來的正是彭哥列的現任首領,澤田綱吉。
  「明明知道我不能也不捨得責怪迪諾先生或者是你。」
  骸攤開雙手,擺出一副這件事都不是自己策劃貌,「クフフ,怎麼會呢?綱吉。」
  澤田綱吉有些無奈的嘆了聲,伸手將明明的是在鬧彆扭,表達的方式卻令人難以理解的情人擁入懷。

  「骸,抱歉……下次我一定───」話未甫落,唇便被懷中人兒堵住。

 


  
  「呵……原來我只是骸用來氣阿綱的用具而已啊……」迪諾站至轉角處望向在親熱的兩人,帶著有些哀傷的口吻低語著。


  是啊…沒錯……我跟他根本不曾往來過,今天也只是六道骸心血來潮……不,是他早就計畫好要來跟阿綱賭氣才找我來的。
  我算是……失戀了吧?
  今天好不容易動情了卻又立刻心碎……
  加百羅涅的跳馬迪諾,徹徹底底的輸了。
  打從一開始就輸了,誰叫我遇見骸的時間比他晚呢?
  對手還是自己最疼愛的師弟啊,是澤田綱吉啊!

 

  迪諾的身體無力的靠著牆滑至地上,自嘲著:
  「我是個徹底的輸家啊!」


  我輸了輸了輸了輸了輸了輸了────

  六道骸骸骸骸骸骸骸骸骸骸────

  澤田綱吉吉吉吉吉吉吉吉吉吉────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早點見到你。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早點認識你。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早點愛上你。
  並且將你鎖在自己身邊,不讓你逃開。

  如果可以……

 

                ---/FIN./---


後記:
  嗚呼阿嘎嘎……(殺小?)
  結果我讓BOSS失戀了……(掩面)
  不過沒關係!
  BOSS!你還有恭彌啊!!!!(熱血)
  然後我讓骸美人整個主動了啊嘎!!
  只是說我不想打H。(攤手)(分明就是懶的打)
  下次有機會再說吧!(要等到何時啊!)

  其實,老實說我原本想讓恭彌出來串場的……(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