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70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忍者》【寧次生日賀文】心扉

 

  埋藏在心底許久的門,有誰……擁有能夠開啟那到門的鑰匙呢?

 

  「日向,這次任務真是多虧你了,不愧是暗部隊長啊,好──厲害的咧!」
  哼,又是在阿諛奉承的傢伙。
  「啊!對了,聽說火影大人派給您的下一個任務是去監視兼跟蹤啊?」男人替寧次捏了把冷汗,他要去監視的並不是其他人,正是『曉』。
  白眸男子並無拒絕這個任務,他反而很樂意……
  因為,這種帶有極高危險度的任務,他可是越有興趣,而且,就算殉職了,他也不在乎。
  從他的父親過世以後,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雖然到中忍考試與金髮男孩對戰時,聽見那人所說的那番話,內心不免有些動搖,但他還是選擇無視那些話。
  「你們是沒有任務就是,還在這裡擔心我,有這種時間不如快點去出完任務後,回家休息豈不更好?」
  寧次帶著這種會令人不寒而慄表情的訓斥,眾部下無一不趕緊回工作崗位。
  曉……是麼?寧次想著。

 

  隔天一早,寧次與日向一族的族人和木葉的同伴道別後,便快速往目的地前進。

  「據情報顯示,曉的成員將在名叫陽泉的偏僻村落落腳……這樣的話,必須在今晚之前趕到那個地方才行……」畢竟,曉的總部在哪裡還是個謎。
  「───!!」
  赫然察覺身後不遠處的樹林有些動靜,他迅速跳到距離剛才的地方五公里處,收起無意散發出的殺氣,並且開啟白眼。
  來了!
  「嘛……怎麼會是我跟你一起出任務啊,真是奇怪…嗯……」有著與鳴人相同髮色的男子,對著前方那人道。
  「你有意見麼?」前方的黑髮男子,微轉過頭,由深沉的黑眸轉為血腥的鮮紅,那雙眼睛,正是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
  迪達拉抓了抓那頭金髮,識相的閉上嘴。
  「……嗯?」
  鼬與迪達拉不約而同的感覺到異樣的查克拉,兩人互看了眼,心裡都有個底,但並不打算發動攻擊,而繼續往那個村落前進。
  待兩人離開距離自己有些距離後,寧次為了不跟丟,只好冒著生命危險跟上。

 

  「啊~到了到了,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嗯!」迪達拉隨意的將代表曉的黑底紅雲的大袍隨手扔在一旁,就這樣大剌剌地躺在床鋪上。
  在一旁的鼬則一語不發,盤坐在一邊,闔起雙眼,似乎在想事情。
  而跟蹤的寧次則躲在不遠的一棵樹上,屏著氣息,觀察的那兩人的一言一行,深怕出了什麼狀況。
  驀地,鼬睜開眼,視線似乎朝著寧次的方向。
  ……被發現了麼?
  寧次有些惶恐。
  出乎意料的是鼬沒有任何舉動!
  相信迪達拉也發覺了,可是,也都不做任何反應……
  ……到了夜裡,在行動好了。
  寧次不打算遵照綱手的指令只做跟蹤以及監視,他暗自盤算著。

 

  終於到了半夜……寧次這次真的冒著極大風險潛入曉的房間。
  他摸黑搜索著有關曉的其他情報之物品,但遲遲找不著……
  專注於尋找物品的寧次,沒察覺到從一旁傳來的視線。
  嘖!怎麼找不到!
  「你在找什麼?」一道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傳入寧次的耳膜。
  「……!!」糟糕了!
  寧次感覺情況不妙,想能先順利脫身就脫身,拔腿就想跑……但天不從人願,寧次冷不防地被人攫住,一把拉進那人懷裡。
  「你快放開我…宇智波!」由於實在太靠近,寧次總算在黑暗中看清楚抱自己的人。
  被人只叫『宇智波』卻不叫名的鼬,感到有些不悅。
  他蹙眉,「叫我鼬。」
  「鬼才要叫你的名字!叫你放開,你是耳聾麼?」寧次努力想克制自己的音量,不想將另一個曉之成員吵醒。
  「你不叫我的名字,我就一直當個耳聾好了。」鼬這種很像小孩子的舉動,令寧次看傻了眼。
  「…………」無言以對。
  「如果你叫我的名字,我可以考慮不將你帶回曉,如何?」鼬面對寧次時,唯獨此人,他那有如冰山的表情都會緩和許多。
  寧次有些不甘願的點頭,隨後緩緩啟口,「……鼬。」
  見懷中人兒終於妥協後,鼬似乎還不滿足……
  「還有,你以前不是這樣叫我的……我就讓你,想起來吧。」
  他望著微啟的唇瓣,鼬無法克制自己的衝動,不等那人應允自己的唇就貼上了他的。
  被吻的那一刻,寧次之前的記憶都回流到自己腦海裡……

 

 


  九年前───

  「寧、寧次哥哥……」比寧次矮小一顆頭的宗家大小姐,正朝向自己跑來。
  「什麼事情?雛田小姐。」寧次回首,對於宗家……自父親死後,就怨恨不已,散發出的冷漠令許多人不敢恭維。
  寧次哥哥……為什麼不高興呢?
  當時的雛田,還無法了解寧次內心的痛苦,依然用著無辜的雙眼,仰望高自己許多的堂兄。
  「父親大人……要寧次哥哥先回去一趟,好……好像有很重要的客人來了。」
  「我知道了,你也一同跟我回去吧。」到時候她出了什麼意外,宗家絕對不會擅罷甘休。
  「我、我明白了。」內向的雛田,打從見到寧次的那煞那,就喜歡上她的堂兄,即使寧次並不喜歡自己,還很恨自己……

 

  「這是宇智波伯父,還有他的大兒子『宇智波鼬』,鼬大你四歲,你要叫他哥哥。」日足徐徐地介紹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兩人。
  為了分家,為了日差,他不能丟這個臉。
  「第一次見面,伯父、鼬哥哥,您們好,我是日向寧次。」寧次笑著展現出日差在生前教導的禮儀規矩,完全沒出任何一點差錯。
  「寧次真有禮貌啊。」富嶽嚴肅的表情和說話的口氣完全不搭軋。
  「伯父多獎了。」寧次從一開始就感覺到在富嶽身旁的視線,直直朝著自己的方向看。
  「那……就讓鼬和寧次出去玩玩吧,讓他們稍微認識認識。」語畢,日足拋了個眼神,示意要寧次帶鼬出去。
  寧次起身,「鼬哥哥,請往這邊走。」
  「嗯。」

 

  確定距離日足那個寢室有一段距離後,寧次脫下偽裝許久的笑容,一貫的冷漠再度顯現。
  「看來你是裝的嘛。」鼬雙手環胸,倚在牆邊。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寧次小小年紀因為環境因素,被迫比任何人還要早熟的多。
  「還有,你剛才一直看我,是什麼意思?」寧次感覺到從鼬身上傳來的壓迫感,但是他不畏懼。
  看著一臉清秀的寧次,鼬說道:
  「你以後一定會長成一位可人兒。」
  這一番話當然引起寧次的憤怒,立刻反駁,「我是男的。」
  呵呵……真有趣。
  鼬緩緩走上前,一手托起寧次的下顎,俯身吻上。
  時間像是停止一般,寧次愣在原處……他那靜如止水的心,已經開始起了波濤。
  直到鼬覺得夠了,不捨的離開寧次的唇,爾後,在寧次耳邊輕聲對他說:
  「我們會再見面的。」

 

 


  「鼬…哥哥……」寧次不經意地脫口,叫出鼬從那之後日思夜想多麼希望那人再喚著這個稱呼。
  「寧次……」再度擁緊懷中的他,迷人的嗓音,令寧次全身虛軟。
  盯著被自己吻的有些神智不清的他,滿臉的潮紅、些微敞開的衣裳……
  「唔!」他承認下身已經有反應了,不過…他還算是自制力不錯的人,怎麼說都不能……
  寧次似乎忘了自己還有任務在身,原本想不斷抗拒的的念頭,漸漸消失。
  或許寧次本身並不知道,塵封已久的心扉,早在九年前第一次遇見鼬的當下,開啟了……
  「鼬……」充滿誘惑的聲音,充斥著鼬的腦神經。
  不行了……忍不住了………

 

  一個翻身,寧次就已經在鼬的身下。
  不容許抗拒,鼬再度封住寧次的唇,一手探進衣裳裡,冰冷的觸感,讓寧次的身子微微一震。
  他全身早已沒有什麼力氣再掙扎,而自己也不排斥鼬的這番舉動,反而順著上方的他……
  寧次白皙的雙手勾著鼬的頸項,雙眼迷濛的望著他……
  「寧次……」
  鼬深情地輕喚著心愛人兒的名,另一手溫柔地撫遍全身……


  兩人早已管不了是否還有其他人,就在這寂靜的夜裡……
  展開激情律動……

 


  「鼬,你今天心情是不是特別好啊,嗯?」迪達拉發覺鼬從今早一起床,整個人就變的非常不一樣。
  鼬依舊不語,但迪達拉還是感覺的出,他心情特好。
  「對了,昨天跟蹤我們的是誰啊?」
  「沒什麼……不用在意。」他開口。
  「哦……」雖然還是有些疑問,他還是不再繼續問下去。
  照迪達拉這種反應這樣看來……他昨晚的確是完全睡死了……
  「那我們買土產回去好不好?」
  「我要丸子。」簡短的一句。
  「可是,這裡的土產不是丸子啊!嗯!」
  「丸子,三色的,最甜的那種,五十盒,你出錢。」不理會迪達拉的話,逕自繼續說。
  「…………」沉默了一下,「啊啊啊────你明明知道我昨天才領薪水,你今天就趁機敲詐我!」
  「買還不買?」原本的黑瞳轉為血紅,雙瞳內的三勾玉,開始轉動。
  「咿─────!我買!我買就是了,嗯。」
  為了自身安全,迪達拉決定還是忍痛花下大筆金子買了五十盒丸子。
  下次偷偷去木葉帶給寧次吃好了。鼬心中暗自道著。

 


  「寧次你沒事吧!!」聽見寧次已經回來的消息,眾人飛也似的衝到門口。
  「沒事,只是任務失敗了。」
  「沒關係啦,只要人平安回來就好了,這就是青春啊!!」小李亮牙,拍拍寧次的雙肩。


  待其他人走後,有一個人影突然冒出。
  「是你啊……宇智波。」寧次對於這種舉動,似乎早已見怪不怪了。
  「看來你跟我哥相處的不錯。」佐助笑了笑。
  「有空跟來偷窺,不如好好培養你的鳴人的感情吧,到時候別怪我搶走了。」寧次的嘴角微微上揚。

  他笑了………
  這是他,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微笑。


  哼!老哥,算你厲害。
  這是佐助看見寧次笑容之後的想法。

 

     ---------------/完/---------------


後記:
  哈哈!這篇賀文真長啊!XD
  我也終於寫出鼬寧文了~~~
  不過,我也承認我覺得越寫越奇怪囧!
  後面變搞笑的了囧!
  最後───

  還是要對壽星說聲……


          ───「寧次,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