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啦(進擊的巨砲★)

關於部落格
連結請自連 初訪請先到自介 噗浪出沒頻率高於天空 有重要事請至噗浪找 感謝! 俺の嫁:艾倫(進擊)、黃瀨涼太(黑藍)、元親(戰BA)、Lucius(HP)、Francis(APH)、うるは(the GazettE)ワイルドタイガー(T&B)
  • 368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斑斑生賀活動】把名為愛的毒藥送給你(柱斑ABO)

    樓主一直很想寫柱斑ABO。
  文不對題(正色強調
  半AU。
  然後基本上寫ABO都會來個激到不能再激的肉……可惜樓主是肉殘人士,所以還是清水啦,而且是清水到不行的清啦HAHAHAHA(柱間式大笑
  這篇也是單篇完結,要是拉長篇幅我真的會坑掉,不然就是會虎頭蛇尾。(掩麵
  另外我會很樂意有人可以幫我接個啪啪啪的後續什麼的,真的(?
  先提前祝マダラ様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宇智波斑第一次見到千手柱間是在南賀川的岸邊,當年他隻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
 
  那時的斑隻因再度提起父親不願回答的問題,而使得父親大發雷霆被甩了一巴掌後,賭氣地衝出家門,隻留下想勸架卻又不知如何開口隻能眼睜睜地看兄長跑走的胞弟泉奈以及用極為複雜的眼神望著長子遠去的現任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宇智波田島。
 
  「……」
 
  斑一個衝動從家裡跑了出來,情緒也比方才冷靜許多,才在懊悔自己為何當時不能再冷靜些,現在可好了,總不能才跑出來沒幾分鐘又走回去,即使回去了氣氛也肯定會十分僵硬。既然如此那隻能先在外頭暫時閒晃一會兒,等家裡的泉奈讓父親消消氣後自己再回去道歉。
 
  他隻是想問自己的母親究竟是誰,現在是生是死而已,但田島從來不願對孩子們提起有關母親的任何事,在這之前斑也曾經開口問過,可是不論再怎麼詢問,田島總是閉口隻字不提轉移焦點,直到今天被盛怒的父親給搧了巴掌。
 
  宇智波田島是一名強大的Alpha,正因如此才能帶領宇智波族人前進,進而邁向巔峰,全族人對此深信不疑。就算斑現在還是一位“普通人”,還不能靠氣味分辨人的性別,他也對於父親是一名受人敬仰的Alpha感到驕傲。
 
  他也堅信當再過幾年,輪到自己性分化後,會成為一名不輸給父親的厲害Alpha,接過父親的棒子成為新任族長。
 
  宇智波斑一直是這麼想的。
 
  「……?」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南賀川,斑發現在河川岸邊有幾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正在打水漂,他不想主動上前去攀談,對於前方那幾個傢夥在玩的遊戲也沒什麼興趣,於是斑不作聲地藏在樹林的其中一棵樹後,悄悄地觀察。
 
  在那四個孩子其中之一,擁有一頭土得要死的西瓜皮頭,似乎是裡麵年紀最長的樣子,他不厭其煩地重複教導著身旁兩位年紀尚幼的男孩打水漂的技巧,至於最後一位,斑甚至要認為是不是返老還童的禁術失敗了一半(當然那禁術是斑胡謅的),頭髮顏色沒有恢復,又或是少年老成的一種罕見疾病,那一頭白毛的傢夥則是興趣缺缺地雙手抱胸,待在一邊沒有任何動作。
 
  就這樣盯著岸邊的四人好一陣子,斑抬頭看了眼天色,時間也不早了,他想父親這時候應該沒事了,他還得要回去做飯呢,要知道他從不相信父親的廚藝,大多時間都是叫外賣,原因是自從有一次他吃了一口田島製作的豆皮壽司,害得自己整整拉肚子拉了三天,就命令泉奈在家時禁止父親踏進廚房任何一步。
 
  離去時,斑再看了眼還在河邊的四人,最後視線定在那滿臉笑容的西瓜皮頭身上,眼眸微瞇,接著瞬身消影。
 
 
**
 
 
  再度見到那土到掉渣的西瓜皮頭是在幾年一次都會與千手一族合開的大型會議上,雙方一族的族長正裝出席,一同坐在上座,下任族長的接班人則是落坐於最接近現任族長的隔壁位置上,現在宇智波斑,未來的宇智波族長,就和那個西瓜皮頭男孩麵對麵的跪坐著。
 
  兩邊族長一開始都會先寒暄幾句,客套話是必須的,而繞了好大一圈子後,身為千手族長的千手佛間才清了清嗓子,進入今日的會議主題。
 
  「關於由千手一族這裡研發的,抑製Omega發情的藥劑。」
 
  「啊啊,還是沒有成功嗎?」
 
  「嗯,畢竟在人體實驗階段,必須要在不傷害到Omega身體為前提進行。」
 
  「……這樣啊。」
 
  「以及,在這裡我必須先提醒一件事,即使研發成功,藥劑的數量仍然無法足以供應給目前在村內的所有Omega使用。」
 
  「……我明白你的意思。」意在於就因為是千手一族耗盡人力耗盡資本投入數年的時間研發的藥劑,理當要優先給自家族人使用。
 
  宇智波田島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千手佛間語句裡隱藏的意思。
 
  「所以,各族都必須以固定配給的方式。」就算族裡有再多Omega,藥劑數量仍是固定那些量,想增加?那是不可能的。
 
  察覺到自家父親對於無法讓族內所有Omega族人都能夠得到藥劑一事深深地感到無能為力,對此宇智波斑也無可奈何。千手那方的要求也是合理範圍,畢竟自家人總是護著自家人,現在的自己也毫無資格去插手大人們的事。
 
  反倒是和自己一樣都安靜待在一旁沒有出聲的西瓜皮頭,不曉得是哪條神經接錯,盡是對著自己露出那(對斑來說)愚蠢至極的白癡笑容。
 
  ──我、知、道、你、噢。
 
  ──啊?
 
  ──那、天、在、南、賀、川。
 
  ──……
 
  突然那傢夥開始用唇語對自己說話,也萬萬沒想到那天早就被當事人給發現,隻是並沒有被當場拆穿罷了。
 
  嘖,該死的。
 
  西瓜皮頭的孩子……不,應該稱他為千手柱間,望著被自己道破當時的事情後眉頭微微皺起的模樣感到十分有趣,於是又笑得更白癡(宇智波斑視角)了。
 
  會議最終以雙方彼此介紹自己的長子兼未來接班人做為結束。
 
  「千手柱間。」
 
  「宇智波斑。」
 
 
**
 
 
  當族裡和自家長子同齡的孩子,無論男女都已經進入性分化,發現隻有宇智波斑遲遲沒有任何一點跡象時,在一旁觀察的田島僅是緊抿著唇一語不發。
 
  過了幾年,父親田島因病逝世,宇智波斑正好年滿二十,田島在遺囑裡白紙黑字,在上頭清楚寫著要長子接任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大位,但在長老們眼裡一名尚未性分化的“小鬼頭”,不足以擔此重任,接連拋出好幾個要讓斑無法成功繼位的理由。
 
  當然宇智波斑從來沒有想過要耗費唇舌跟那群老不死的爭論,直接抄起軍配團扇及鐮刀用“實力”證明,自己究竟有沒有資格擔任族長一職,有些時候要讓人屈服於自己時,用手總是比用嘴來的快上許多。
 
  他也完全用不著不擔心自己不是Alpha的事實會敗露,長老們是絕不會做出讓自己及一族的麵子掛不住的舉動。
 
  也證明了即使不是一名Alpha,他、宇智波斑也有足夠的能力領導整個宇智波一族,而他的弟弟,宇智波泉奈未來也會是一名最適任的輔佐官,他所無比信任的左右手。
 
  ……事情本該是如此的。
 
  在某個夜晚,斑發現從泉奈的房裡飄散出一股淡淡的類似花香的味道時還有些疑惑,泉奈並沒特別喜歡種植花草,也不會放到房裡,但他隨即想到了什麼,猛地反應過來暗道不好,立刻拉開紙門奔到在床上輾轉難眠,身子明顯難受不已的弟弟身旁。
 
  隻見泉奈臉上不正常的潮紅,身子也在發燙,手指才輕觸到弟弟的臉頰就聽見從那嘴裡吐出的微弱呻吟。
 
  就算他還未性分化,無法像一般的Alpha嗅到Omega身上傳出的那種濃烈信息素,隻能稍稍地感覺到微微的香味,類似花香。
 
  斑雖然不想麵對現實,可他完全清楚現在的種種症狀都通通指向一個答案。
 
  ──宇智波泉奈,性分化後的結果是一名Omega。
 
  性分化成一名Omega的同時,這也代表著,泉奈隻有兩種選擇,這是所有名門一族包含宇智波在內,共同的處理作法。
 
  第一:待在家中,永遠足不出戶,固定每個月注射藥劑抑製發情期。
 
  第二:在族裡找個情投意合的單身Alpha或Beta成為伴侶,成功進行標記,控製Omega信息素。
 
  宇智波斑不希望泉奈就這樣被變相軟禁於家中,但也無法放心讓泉奈離開一族領地,尤其未被標記的Omega在其他人眼裡看來就是一塊肥肉。
 
  替泉奈重新掖好被子,欲起身去平常放置藥劑的矮櫃裡拿抑製劑卻又停下腳步,懊惱地胡亂扒了扒頭髮,使平時已經夠炸的長毛顯得更加毛躁且淩亂。
 
  斑忽然想起他前些日子把配給到的一劑轉讓給族裡的一名Omega女孩。
 
  怎麼辦?該如何是好?他不能就這樣放任泉奈痛苦地撐過那該死的Omega發情期,那不是一天就會結束的!
 
  最後在腦裡衡量利弊後,現任宇智波族長一咬牙,決定不管對方要求自己下跪也好,退位也好,甚至是……做些不堪入目的事也好,他都必須要拿到藥劑!
 
  出門前,斑突然慶幸族長的宅邸是位在宇智波領地的最角落(當然占地也是最大),不會有人發覺裡麵的異狀,而那群族裡的Alpha也不會嗅到他寶貝弟弟濃烈的發情信息素。
 
  ——他現在隻能速戰速決。
 
 
**
 
 
  千手柱間專注地雕刻著自己拿手的木雕,人雖貴為名門千手一族的族長,卻從不擺架子,能與任何人都相處融洽。
 
  年輕的千手族長一直以來都想與其他名門保持良好關係,他相信隻要以真心誠意待人,總有一天雙方會相互理解包容,對此胞弟扉間隻淡淡地回答了句:是大哥過於天真。
 
  在他手裡的未完成品目前已看得出輪廓,那一頭標誌性黑長炸和眼眸下的臥蠶。柱間是想表示友好,還打算之後將最終成品親自送到宇智波族長府上。你問其他名門也有收到木雕嗎?要是身為千手族長還能夠如此悠閒每天雕刻的話早就被扉間飆罵好幾頓了。
 
  當然,若要說沒有私心的話那是騙人的。
 
  但是柱間不明白,明明兩家族早已同盟多年,況且又不是才剛認識,明明在南賀川就已經被偷窺(?)過,再後來的雙方會談上彼此也正式介紹了啊,為什麼斑還是恨不得離自己遠遠的,要不是某些例行的大型會議上需要族長親自出麵,他想斑也絕對會請泉奈代理出席。
 
  該不會……斑嫌自己長的醜?還是個性太差?噢不!
 
  停下手邊動作,腦袋不自覺地開始進行無謂的胡思亂想,越想隻是越讓自己的情緒更是消沉,柱間悲傷地長嘆了口氣。
 
  宇智波斑用寫輪眼施了幻術問完混帳千手的寢室在哪後,放倒了那群在門口守夜和在走廊上巡邏的傢夥,到達目的地一推開門隻見那個(從以前到現在)髮型都土的要死的黑長直青年正趴在桌上唉聲嘆氣。
 
  當務之急是要跟研發者弄幾個藥劑回去……沒錯就是那該死的千手柱間。宇智波斑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承認這點。
 
  在佛間時期,藥劑的研發一度陷入了困境,甚至有想放棄的念頭,直到佛間逝世,身為數一數二的頂尖忍者,在醫療方麵更是天賦異稟的長子柱間繼任,並加入研發團隊,於隔年,首例人體實驗成功。
 
  隻是如同佛間曾經所言,數量永遠是供不應求,即使現任族長的千手柱間想一視同仁平均分配,族裡的長老為了家族利益優先而將柱間的提議駁回不下數十次。
 
  「……千手柱間。」又是因為什麼事情讓這傢夥消沉癖發作了?
 
  「唔!是斑斑!」對於心上人大半夜闖進千手領地感到十分驚喜(好像有點不對)。
 
  「別這麼叫我,我們並沒很熟好嗎?算了,我直接開門見山地說了,我需要抑製劑。」
 
  「嗯?怎麼突然……?是怎麼了嗎?」
 
  「別問,算我宇智波斑欠你一次人情,我……請求你給我抑製劑,就算隻有一劑也好。」
 
  柱間感受得到宇智波族長的焦急情緒,雖然不清楚斑為何需要抑製劑(畢竟身為Alpha是不需要的),他也不再開口往下問,直接從藥櫃裡拿了兩劑交到對方手上。
 
  「我還是建議……不要過度依賴抑製劑,使用越多次,在體內累積的發情信息素會越發龐大,到後來隻要一次沒有按時注射,那抑製過久而十分濃烈的Omega信息素能夠讓方圓好幾裏的所有單身Alpha發狂衝著人而來。」這是柱間的發自內心的忠告。
 
  「嗯,知道了。」向柱間匆匆謝過後,頭也不回地拉開窗戶就往外跳。希望泉奈還安然無恙,他絕對不允許泉奈有任何閃失,這樣他會自責一輩子。
 
  千手柱間踱到窗邊,望著宇智波族長離去的方向,斂下眼簾,大腦飛快地運轉,緊抿著唇思索著,他對於某一點突然感到有些困惑。
 
  他確確實實地嗅到了於空氣中、那極為微弱的,屬於Omega的信息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